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七夕賀文】試探

「素還真,如果沒其他要事,我下班了。」闔上筆電,談無慾動作俐落地收拾桌上資料,一疊疊照公司企劃分類排好,隨口交代了搭檔一句。 這幾日為了明玥的企劃,他們已經忙了整整三天,好不容易終於完成這項浩大工程,他只想早點回家放鬆一下。 「等一下,無慾,這裡有個地方帳目不清楚,麻煩你看一下。」桌上堆滿各色紙張,依舊忙得天昏地暗,素還真頭也沒抬就叫住了對方。 「哪一方面的帳目?」聽聞搭檔的困擾,他走到素還真桌前欲幫忙解決。有什麼問題一次完成,他可不想明天上班還是得看到明玥兩個斗大的粗體字出現在辦公桌上。 「這裡。」素還真揉了揉眉心,聽著搭檔走來的聲響,默數著。 三步、兩步、一步。 算準談無慾站定的位置,手一拉,便讓兩人幾近互相抵額,吐納間盡是對方的鼻息。 「…………………………….」 「…………………………….」 眼不動,心不亂,呼吸照常,面色白皙。 沒有一點情動的痕跡,完全沒有。 「抱歉,手滑。」始作俑者在迅速審視間,已尋好理由藉口。 即使這個藉口遭到連他自己也不相信,更遑論被害者挑起一邊的眉。 「你吃飽撐著?」不帶意義的問句。他很清楚大概又是搭檔玩興再起,雖然他一向難以理解素還真奇異的幽默。 「不是,沒有,我…………….算了,你先走。我還有幾件企劃要看。」反常的是他今天沒有一大堆看似合理實則歪理的藉口來解釋這項行為,而談無慾也沒打算打破砂鍋問到底。 素還真如果真的想瞞他,一定會做得更高明。既然是這麼想不出理由的舉動,想必是一時興起,沒什麼好追究的。 沒把事情放在心上,談無慾單手提起公事包就往門外走去。 關上門的那一剎那,彷彿聽見某人挫敗的低吼和搥桌的聲響。 錯覺吧。 回家泡個澡放鬆一下後稍稍打理自己,他翻閱了幾頁小說,入耳的是孟德爾頌的威尼斯船歌,桌前放著一杯陳年紅酒。談無慾一向懂得什麼是享受。 不把公事帶回家是他的堅持。他奉獻給公司的,只有朝九晚五的八小時,時間內做好工作,自然沒有加班問題。 很規律的生活,很美好的一天。 直到睡前,床頭邊的電話響起。 他窩進床被拿起話筒,打算三言兩語敷衍了事。 「談無慾啊,情況怎樣?」聽筒內傳來熟悉的語調,一開口就問結果。 「他忍不住。」冷沉的嗓音裡不多不少一分笑意。笑的是好友打電話的時機,也笑他們計畫的囊中物。 「我開了賭局,每人賭的天數不一。你要不要也試試?我最看好你!」這句話的翻譯,其實就是找內線。 「很像你會做的事。」沒有對拿自己的貼身大事去賭表示不滿,他佩服的是即便關心好友,幕少艾也不會錯失看好戲的時機。 「我可以先告訴你,下注的人可多了。羽仔被我拖著押了三十天,洎前輩也興致勃勃地賭一個月,佛劍和一頁書本來沒興趣,不過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他們一人押三天,一人押三個月,我懷疑他們是串通要對分的,不過那不重要。蒼和一步蓮華一人拉襲滅一人拉善法,各下注五天、十天、十五天和二十天。龍宿倒是豪邁地就押了一棟房子賭四天,不知道哪來得把握;而劍子用龍宿的房子押一天,果然老奸巨猾,說什麼不分彼此。燕歸人考慮了半天,最後也決定下注兩天,說是要贏點結婚的基金娶西風小妹。還有一票人只等著看戲………………..總之,大概就這些了。你呢?」 「兩天。」斬釘截鐵。 「喔?」這麼有把握! 「等著看吧。你收到的賭金我要一半。」作為提供消息的代價。他不是慈善家,該是他的,他一毛也不會少算。 「很合理。我等你消息。」評估後幕少艾一口答應,反正他的本意也只是看熱鬧而已,其餘都算附屬,不用太計較,就當作是購買消息的代價。 「後天打來公司,請秘書轉進來。」談無慾淡淡交代,末了補上一句「我需要催化劑。」 * * * * 素還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初遇談無慾,他即為兩人的默契感到欣喜。從出生至今,他從未遇見在智慧思量上與能他如此契合的夥伴,他心裡所想的對方瞭如指掌一分不差,對方思量的他條條明白考慮周全。 有人說:「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不碰酒類,所遇到的知己也僅此一個。世上有人能貼近自己的想法總是窩心,他二十幾年來所有的感動都抵不上與談無慾相處的三年。 而後,這些感動似乎有些變質。他沒有發現自己眼光停留在對方的時間逐漸加長,感動轉化為想更了解對方的衝動,日復一日,渴望逐漸加深。 他不相信談無慾毫無感覺,但經過這些年以來的相處,談無慾對他,似乎…………除了革命情感外,再無其他。 他們可以在公事上談論一頓晚餐,私事上卻說不成半句。 素還真總會東拉西扯地說一些有關自己的雜務,雖然談無慾很有耐性聽完但卻很少提及自己的事,頂多,一個淡笑。 於是,他愈來愈焦躁。 這段說不出口的情感在每每入睡前折磨著心脾。本該是能好好放鬆的時刻,他卻翻來覆去睜眼直至天明。 心裡,有些不平。 為什麼在我被情網困鎖的時刻,你卻事不關己毫不關心。 如果我註定淪陷的地方以你為名,為何你卻沒有同行? 在我倆幾近相貼的時候,為什麼你沒有半點反應?是不是…………..你真的如此無欲無心,不染塵埃一世? 從來沒有他要什麼是他得不到的,如果用下心機手段謀略。 唯獨,談無慾。 * * * * 「談特助,您的內線。是幕少艾醫師。」轉進電話後,秘書盡責的附上來人的背景以方便他們迅速掌握情勢。 「我是談無慾。」他照慣例先報上自己姓名再開始談正事,雖然明知對方打來的目的為何。 「開口了嗎?」他可是為了賭局的第一線消息才這麼勤勞地關注,不然平常這個時間,他醫院都不知道開門了沒。 「今天的晚餐?OK!我有空。」完全毫不相干。 「你是故意的。」肯定。 「工作?今天沒什麼事。待會收收就可以走了。」對於慕少艾的評語他沒打算多說。 「真狠,我會被素還真追殺的!」唉呀呀,他敢肯定談無慾一定是趁機報復他藉此來賭沒先知會他,果然是壞朋友一個。 「先這樣吧,晚點見。」動作優雅的掛上電話,不意外桌前被籠罩了大半個黑影。 「今晚有事?」素還真半靠在工作桌上,漫不經心地問道。 「如你所見。」談無慾專注在冽月的企劃上,略為敷衍他。他能在兩個時辰內完成大綱,前提是必須排除排除閒雜人等的干擾。 「是嗎?」無視素還真陰鬱的面孔,他再度埋首於工作。 忍無可忍。 「無慾,我想約你今晚吃飯。」素還真正色,一手壓住談無慾桌上檔案,一手強迫他抬頭。 「我和少艾有約,你沒聽見?」談無慾也不生氣,挑眉詢問看來很閒的搭檔。 少艾少艾,太過親密的叫喚令素還真的理智瞬間繃緊到崩潰的邊緣。 這幾日他輾轉難眠,反覆思量如何開口約人。然而他卻忽略在他開口之前,也許這個他細心看顧三年的珍寶有被他人截標的可能性。 幾乎無法思考,他立刻拿起桌上分機回撥慕少艾,在電話接通的霎那,朝慕少艾大喊。 「慕少艾我警告你,談無慾今晚是我的人,要約他你休想!」 大力摔回話筒,他一轉身就對上談無慾墨黑如深的眸。 翻湧如濤,卻又靜默如海。 「…………………….」 談無慾不發一語,回首繼續動筆修改企劃的雛形。 整個辦公室,很靜。 「無慾……………………..」收回那隻空空的手,素還真低低逸嘆。 * * * * 下午五點,同樣的情況再度上演。 只不過,這次收拾完成的談無慾連句道別的話語也沒有。 終究,不行嗎……………………………………. 覺悟到自己可能因一時衝動而毀壞三年友情,他的心就忍不住緊縮。 不應該失去理智的,一定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但他就是沒辦法忍耐。 他可以藉機調談無慾出公差,他可以私下破壞他倆的會面,他可以不動聲色慢慢探問無慾對慕少艾的觀感如何………….他可以這麼做,可以那麼做。可是他沒有。 他就是忍不住衝動。他想大聲宣告談無慾只能是他的,其餘他人休想染指。 他就是沒辦法忍耐。他看不慣慕少艾與他的親熱,他忍受不了。 也許其他事務他都可以讓步,就只有談無慾不行。 他做不到。 「不是要吃飯?」意料外的話語入耳,他震驚得抬頭。 早已收好公事包的談無慾依舊一身輕爽,對比之下,緊蹙眉的他反倒顯得過度蒼老疲憊。 「當然!我馬上收,等我。」破天荒每當下班總要多磨個幾小時,不把事情準備周全決不放心的素還真,只花了短短三分鐘辦公桌上就一乾二淨。 這個人啊………………………….. 飛鳳宴樓 「…………………………..」 「素還真,今天不是愚人節。」談無慾一臉平淡的陳述。 「無慾,今天是………………………….,今天當然不是愚人節。」他竟沒膽開口。他,素還真,在面對談無慾竟然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不過是個邀約,他卻緊張的手心直冒汗。 「所以?」 「今天,今天,無慾」在轉瞬間衡量後他深吸一口氣,賭了。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鴉雀無聲。 「好。」 有的時候,運氣這種事啊,是說不得準的。 有勇氣梭哈的人,說不定就是贏家。 「無慾?你說……………」太過乾脆的回答反而出乎意料之外,素還真一度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他想了十幾種方式,事到臨頭全派不上用場,他只會用最單刀直入的方法大喊。 「如果我不喜歡你,在你囉囉嗦嗦一堆廢話的時候我早叫你閉嘴;如果我不喜歡你,在你無聊管了這麼多雜事還託我一起下水的時候我早扔下你不管;如果我不喜歡你,在你和慕少艾摔電話的時候我早阻止你;如果我不喜歡你,你剛剛的要求我就不會答應;如果我不喜歡你,我現在不會坐在這裡和你說這些話。」一條條陳列例證,談無慾的表情就像是法庭上面對被抓姦在床的丈夫所提出無從抵賴證據的律師。〈?〉 「可是、可是、為什麼我做的實驗你都沒反應?」就是因為談無慾什麼反應也沒有,才害他以為談無慾無意於他。 「實驗?你說你每次無聊就會作的蠢事?」舉凡每次都突然貼近他,三不五時就抬頭用目光刺探他在幹嘛,還有一些雜七雜八他實在不願浪費腦力去回想的事。 「第一、我以為你在開玩笑。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每次貼近我,你自己為什麼也沒反應?」 「那是因為」因為像他這樣的人,學習立足社會第一件需要磨練的,就是收斂自己的情緒。絕不能讓他人探知自己所思所想,如此才能擁有談判上的優勢。 所以,以此類推。 「原來…………………..」原來是這樣。 「談個戀愛,你的腦袋就退化這麼多。」談無慾開始調侃自己搭檔,不,該是戀人了。 「因為對象是你啊!」 為了你,心甘情願。 「吶,無慾。」 「嗯?」 「我可以抱你嗎?」 輕笑一聲「當然。」 而慕少艾的賭局呢? 距離賭盤開啟到素還真告白,不多不少,正是兩天。 事實證明,最了解素還真的世上莫過於談無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