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咖啡

談無慾略為無聊得翻動普化原文書,倘若不是素還真硬拉著他做教室前排,現下他就不會無所事事浪費三節課的寶貴時光。 「談無慾,請解釋polarizability。」教授在講桌前推著眼鏡低頭翻看點名表,隨機檢驗學生的吸收成果。 隨機,卻總能選中倒楣鬼。 「Polarizability,極化能力。簡而言之,就是生成兩極的能力。當元素的原子序增加,則其電子數增加,因此瞬時偶極作用的機率增加,而極化能力也相對增加。」 解釋地絲毫不差,談無慾從來不是倒楣鬼。 「謝謝,請坐。」 「接下來的章節是論述金屬的部分。The presence of the carbon-iron bonds makes the resulting alloy harder, stronger, and less ductile than pure iron.增添多少百分比的碳關乎碳鋼的強度,舉例來說:milds steels 的碳就小於0.2%,medium steels 的碳介於0.2%和0.6%之間,而high-carbon steels 的碳則介於0.6%到1.5%之間………..」 遽聞學校教授最近積極和中鋼聯繫,正打算合開鋼鐵表面處理的學程,其實就大一而言,這對他們都有些遙遠。 下課鐘響時,他隱約聽見身後鬆了好幾口氣。 普化教授一談起他們系上未來的前景如何,總是沒個休止。直到下課前五分鐘才會想起該上正課。 他想,唯一該慶幸的,大概就是大學教授都是準時下課了。 「無慾,中午吃側門的那家咖啡廳如何?」 鑑於下午兩人都還有課,素還真就近挑了地方解決正餐避免趕課不及。 「可以,走吧。」動作俐落的收拾好筆記課本,談無慾將背袋向後甩上肩,率先走在前頭。 他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也許是個難以出口的疑問。 他一向對自己坦然,即便感情也是同樣。 怎樣的開始早已無印象。彷彿最先,他們就是這麼紛紛擾擾的糾纏至今。 大學,算是人生的分水嶺。 四年後,研究所或就業,他們都該開始規畫未來的前景。 在不在一起,也許對他而言,並不那麼重要。 他們各自有該完成的理想,並不會為了什麼改變,為了誰停留。 強把期望加在他人身上,只因自己無法達成的憾恨。他不能,也不該要求對方為了自己而勉強;而對方,也不能做這樣的要求期盼。 他們該是如此獨立的兩個人。 直到熱氣蒸騰在眼前繚散,他才又回過神來。 卡布奇諾在他眼前,而拿鐵在素還真手邊。 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確信自己沒有看錯。 然後,他伸手拿起對面的咖啡。 素還真也同樣,且同時頃身。 「素還真,你這樣勾著我的手要怎麼喝?」 他很無奈。 「無慾,這輩子,我只同你喝交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