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中秋賀文】望月

唯有此日,他會熄燈靜坐在門外,仰望星空。 看著夜空可以思索很多事,也可以什麼都不想。 他,其實做不到無私無慾,也不似月冷眼旁觀。長期武林事務纏身,長期奔波處事,他累了。 不是身軀上的疲累,是心累了。 心障偶爾會產生,產生在自私自利的黎民眾生,產生在勞心勞力的守護和平。 不是對自己的犧牲奉獻不滿,他也沒有自大到自認武林非己不可。 只是偶爾的疑慮。 眾人平等。但是,倘若善人惡人同時落水,只能救其一,否則三人皆溺斃,你是該做選擇的那一個,會怎麼做? 生命的價值是由外在所評斷的? 他不需要感激,戮力和平也不是為博名譽,只是不忍見戰火燎原,不忍見群魔肆虐,更不忍見無人能殺身成仁以衛中原。 而事實是,有眾多能人存在,不差他一個;事實是,黔首中不珍惜生命、燒殺擄掠大有人在。 他有沒有繼續抗力的必要?需不需要對所謂惡人見死不救? 如果是素還真,必定回答,眾生平等。 既然如此,那他們之前必除的鬼梁天下、北辰元凰,何不留一條生路? 他們又何必對魔界趕盡殺絕? 因為他們侵犯中原,妄想奪得大片領地;因為他們身上背負太多人的血債,必定得死。 就好像正義必勝一般。 其實自古至今,勝利的,才叫正義。 他從不認為自己有多清高,就好像他從不說自己是正義。 再天理難容的事他都幹過,如今於眾人改邪歸正的期許下,他依舊也能散發耀眼光彩。 他徹底腐敗的同時,也從無人會期待他棄暗投明。 而如今,他立於此地。 與所有大喊正義的人一道。 不是憤世嫉俗,也不是想探究什麼哲理,只是偶爾的疑慮。 正因他是從晦暗如深的闇墨爬出,才無法免除的疑慮。 看著他們,映照過去自己的縮影,曾經他所走入的死胡同。 也許他是由正走偏再走回的道,才會有這不能算悲憫卻有些感慨的錯覺。 如果當年,當年如果………………..他也一掌死在他人手下,而今將不會有重現的日月爭輝,不會有當今無雙的日月。 生死相鬥的瞬間,雖是閃神中掠過的惑慮,出掌提劍仍是毫不留情。 他和他們,沒有兩樣。 也許他就如此毀去這些仍有可能改過──如正義的人士所述──的機會,如同當年武林正道下手的,不存慈心。 而今,他慶幸當年所遇號前輩;那時,他並不領情。 於是明白,即便留了一條生路,所謂惡人也不見得願承。 如此,他就不需要留情? 十個鬼梁天下不見得換的了一個談無慾,但是一個鬼梁就註定了人仰馬翻。 於是,殺,無赦。 ※ 無欲則剛。 需要多久的心緒沉澱,多久的江湖洗練,才能無情無慾? 他走過最貪婪最勢力最黑暗最深沉、人心底都深埋不願吐露的慾望。 路途終點,原來就是一個,無。 空虛。 也許他那時才明白,他走的路是錯的,即使他不願承認。 一切但觀己心。 也許,如果,他不曾覺認空虛,是不是,他就不會回頭……………. 回到當初分界的十字路口。 現在,他明瞭當初他走偏了路;當時,他不這麼想。 什麼為對錯是非黑白? 分界模糊不清,只因擁有太多例外。 在他們喊打喊殺、殺之後快的魔人教皇背後,是不是,擁有當年走偏的關鍵? 就如同他的當年。 ※ 興致一起,提劍上手就是連綿不絕的白亮劍氣橫掃。 遠望,天上地下,各有一個眩眼亮目的存在。 遠道而來的訪客不出聲。 陰晴圓缺,是日的倒影;月,冷然如初。 或許,脫俗汙穢,是他們眼中的定義。 那年的朔日,今年的圓滿,不過都是他們的觀感。 其實,月,就只是月而已。 ※ 「有事?」 「想邀好友至琉璃仙境過節。」 「中秋…………………素還真,事情辦完了?」 「絃繃太緊是會斷的。」 「你的悠閒有時真讓人看不慣。」 「師弟不是、早已習慣!」 還真是、早已習慣。 最早的中秋,本只二人。 如今,一人前輩好友知交環繞,一人孑然一身。 又到中秋了。 他不置可否。 ※ 「你不回去?」 「難得。」 他們靠著互相,千百年來的流轉彷似歷練後的回顧。 「你這一生,是否值得?」貿然一句,外放情緒不及收斂便出了口。 「為了成就很多事,我也放棄了很多。什麼,都需要代價。」今天,卸下疲憊,暢口欲言。 「自己所擇的天命,該是付出些什麼。」 那年的十字,他們擇了截然不同的兩條路。 交叉後,愈行愈遠。 「我們,該是敵人。」 為了成就你的善,為了成就我的惡,於是我必須走偏。 不要說抱歉。 那麼客套的話語,我怎不知其中包含幾分真心? 心思流轉間,並沒有誰能真正了解誰。 自詡能透看清看明的,不過都是眾所皆知的表象。 如果我願意會蒼生付出,不是你的鼓舞,是我的意願。 那句句真心的言語中,含的是千萬多少的算計。 「其實真正黑的,反到是日才是。」 不是怨懟。 這才是他所認識的,同梯。 「好友真真」 「讓素某感到心痛。只有這句嗎?」不留情面的打斷。 「不,真真了解素某啊。」不反駁,以和為貴。 「真正了解,不就猜對?」 「好友真這麼說也無妨。」 今晚的月,不是太圓,不是太亮,略帶一點柔和。 他們還有千年的奔波,今晚,不久,便將是石沉大海的回憶。 ※ 在很多地方,都見過月圓。 不同之處,不同心境。 還記得,在北域,堅石如灰的嚴酷背景下,冷冷反光的月。 還記得,在深山,層巒山峰綠蔭如天的掩目下,半遮面的月。 還記得,在九淵,炙熱岩漿燒紅的山口中,隱隱繚霧的月。 還記得,在半斗坪,和師父師兄弟一同烤肉時,神似月餅的月。 人在閒暇時,才發現自己的記憶力好的驚人。 牢記的,都是略帶遺憾的回憶。追尋的,都是那不再來的過去 現在的自己,不也身在未來的回憶? 如果能夠。 想許些什麼願。 卻又不住失笑,終究一切成空。 終也,他還是他,月還是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