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負手背向草一色。穩然自若的風采,東瀛不敗的傳說,武魁軍神南北之分都是僅此一人的殊榮。 「不敢面向吾是你心虛。」 「無此必要。」 烏雲隱了月,他的面容融在墨黑裡。 「你我皆知,就算只是吾的屍體,莫召奴也必定前來。」 「明日破曉,吾下手自是不會留情。」 也許他們都在等,等一個即將到來的明天,等一個早知結果的明天,又或者期望一個沒有僵局的明天。 當水藍色的衣袖染進視野,他便明白該等的人已到。 該來的明天終究是會來。 「莫召奴。」 「神無月。」 聲聲句句的堅持,是不是切開了身份,就可以假裝沒有背離? 想強調什麼。 不同的身份,自然是不同的立場。 每一個名字,代表著各種命定的角色。 而活在世上,就該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算是中場休息,也不可能就此罷工。 「你是誰?」 「在軍機營,吾就是源武藏。不在軍機營,吾就是神無月。而黃昏時分,吾可以是神無月,也可以是源武藏。」 身為誰,似乎是軍機營幫你決定。 彷彿能聽見心裡的嘆息。 然而現在,此處只有軍機營,只有源武藏。 神無月瀟灑落拓,絕無可能將自己的髮束紮得整整齊齊,規規矩矩。 此處果然並無神無月。 識人不清還是不肯承認,都無所謂了。 終歸一句立場,就可以切開共度的時光歲月,就可以劃分敵人朋友。觀點不同,終也無法論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 也許他們,都只是盡一己之力,避免傷亡無辜。 不同的方法,不同的論調,不同的立場,也無法互相認同。 「因為吾不是莫召奴,你也非是源武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