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花事了【六】

6.

走出診療室,葉小釵隨即迎上來。

 

「如何?」

 

「待觀察。」

 

葉小釵點點頭表示理解,兩人隨後並肩走回停車場。

 

背影消逝瞬間,素還真正好探出頭來,眼神複雜難解地望向彼方,不發一語。

 

 

事情開端總是需要一個契機。

 

葉小釵駕車送談無慾回家,開了門自動入座,直直凝視談無慾。

 

那樣的眸光,溫和不犀利,卻彷彿能看至心底。

 

最深層,難以言喻。

 

他不問,不表示沒有察覺。

 

每一個人都有一段不願提及的過去,他能夠理解。

 

但當這個過去足以影響健康或是一生時,他就無法坐視。

 

所以,他坐著,等著對面一臉沉思的人先開口。

 

或許在猶豫能說多少,或許在思慮該如何說。

 

「你的父親,去年火化了吧。」熟料談無慾出口,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話題。

 

「嗯。走的時候,很安詳。」沒有多少痛苦。

 

不知怎地,潛意識裡,讓他多做了說明。

 

「或許將來,我也會選擇火化一途。」

 

葉小釵不太了解是什麼意思。

 

聽起來像是多年感慨,卻還有那麼一絲不對勁。

 

「名下過戶的動作,就先委託律師,以免不及。」

 

他想,他知道不對勁在哪了。

 

這簡直就像是…..遺囑!

 

「你與家父….檢測是肺癌末期?!」雖然不願相信,然而聽起來卻帶有某種暗沉意味。

 

「是,也不是。」

 

一個不知所以的回答讓葉小釵摸不著頭緒,情緒開始緊繃。

 

談無慾卻不再多言。

 

「素還真啊,下班了怎麼還在?不會是在思念藥師我吧?」風趣幽默的音調在診療室外響起,慕少艾嘴裡叼支菸斗吞雲吐霧。

 

「好友,素某是在懷念,而非思念。」

 

「果然是滿肚子黑水的壞朋友。」小小抱怨了幾句,慕少艾轉回正題。

 

「今天我偶然看到談無慾就診,怎麼回事?」

 

素還真的臉霎時沉了一下。

 

 

唉呀呀,藥師的興趣就是不能問的不該問的,他就偏偏要問死也要問,還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興趣。

 

「這不勞藥師費心。」

 

一句不軟不硬的回應是打消不了慕少艾追根究柢的念頭,素還真當然明白。

 

也許一開始,他本就沒打算瞞。

 

他只是需要一個,傾訴的藉口。

 

「說吧。」慕少艾和素還真的相識非幾日情分,他們對彼此沒有十分透澈也有八分明瞭,素還真的需求,他怎會不知道。

 

 

說來事情的發生,明顯是要追溯到六年前的破局。

 

或者說破局以前。

 

素還真和談無慾的指導教授八趾麒麟提供了他們一些方向,作為博士研究論文。

 

自然是醫學方面。

 

這就對了。慕少艾暗忖。

 

談無慾和素還真既是同學也是搭檔,怎會只有一人走向醫學界?另一個投身的財經界可是和醫學天差地遠。

 

他們費盡心思討論資料查看paper,最後決定研究癌症治療。

 

雖說市面上已有幾種治療的方法,然而不是造價昂貴,就是副作用眾多,也無法完全根治。

 

科學家們近幾年來全專注在這塊領域,至今尚未有可稱為優良的解決辦法。

 

然而,他們一個是談無慾,一個是素還真。

 

如果世上宣稱沒人能夠解決,經過他們手,話語堅信度也會打了折扣。

 

我們談的,可是日月才子啊!

 

「後來不是沒有研究成功嗎?」慕少艾搜尋著腦裡印象。

 

那件傳聞當時轟動了一段時日,幾乎是唾手可得的學位卻半途放手,而後日月拆夥。

 

「不是沒有成功。」

 

「這麼說是成功了?為何不公開?難怪談無慾氣你這麼久。」

 

換作是他,也會心生不平的。辛辛苦苦研究大半年,卻讓成果付諸流水,怎不怨?

 

「不,也不算成功。」

 

「那是怎樣?」

 

一件事,不就兩種結局。

 

成,或敗。

 

哪有打和的?

 

 

除非…………………….

 

沒有結局。

 

為什麼會沒有結局?

 

因為過程還沒完,還走不到結局。

 

「難道….」慕少艾是何等靈巧之人,一點就能舉一反三。

 

當初傳言和葉小釵有關,非是傳言而已?

 

「一件研究的佐證,還需實例參照。」素還真仿若未聞,繼續陳述。

 

「但是這與葉小釵何干?」

 

「我們需要找人試藥。」素還真簡短說明。

 

所謂試藥,是須尋找符合研究的病人,並徵詢病人同意且簽下切結書。

 

通常重大病患在宣布無救時,若有一線生機都肯輕言嘗試。

 

治癒了,算賺到。若無效,其實也不虧。

 

「有你素還真作擔保,還怕找不到試藥的人嗎?」似乎已接近事件核心,慕少艾卻還聽不出癥結點在哪。

 

「我們的研究,有60%的成功機率。」而後,素還真便沉默了。

 

「過半就算高了,有何問題?」比起宣布毫無機會的0%60%恍如天籟。

 

良久,素還真才又開口。


「但若失敗,興許活不過一個月。」

 

原本三五年的壽命急遽縮短,這個藥其實,很險。

 

「所謂有失有得,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慕少艾倒是看的很開。

 

敢嘗試的,輸了,就別怨。

 

莊家開賭,哪有玩家全贏的道理?

 

若是運氣不好,通殺也不一定。

 

素還真露出溫和苦笑。

 

「藥師好友果真灑脫,素某當年就是看不開啊。」

 

當局者,怎能清?


「慢著,當年你們打算試藥的對象
….是葉小釵之父?而你堅決不准?」

 

慕少艾終於聽出些端倪。

 

莫怪當年談無慾憤而出走。

 

雖然談無慾一臉冷然淡漠,那個性子可烈的。

 

以兩人交情為柴薪,燒起來,可是冷冷燃過大半歲月,焚地素還真灰頭土臉。

 

 

這次,素還真的沉默更久。

 

久地,慕少艾以為,他不會再開口。

 

「其實,小釵的父親,並不是肺癌末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