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花事了【八】

似乎有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所以,你們最後的研究其實是這個病症,並非肺癌?」

 

「是。」

 

「本來由葉小釵的父親試藥,但你又臨時不准?」

 

「是。」

 

「藥師我有幾個問題。」

 

 

 

慕少艾捻熄了菸起身,負手望向窗外,沒有直視素還真。

 

這是藥師的體貼。

 

「你們是如何向伯父說明?」斷不可能直說,否則如今知情者不會僅只二人,連同葉小釵亦瞞進鼓裡。

 

「當初我和無慾即有共識,先以不造成恐慌為前提,所以並沒有提及任何有關資訊,只單純告知將以肺癌治療。」

 

「第二,你們怎能確定真是新種病症,不是你們誤診?」

如果他們以醫院機器檢測失誤為由,何不說是他們自己的作業疏失?

 

「事實上,」素還真走回辦公桌前,將電腦開機,叫出一個視窗。

 

「好友,過來看一下。」

 

慕少艾聞言回首走近,湊向桌面觀看。

 

那是一台嶄新的機械。

 

而以他在醫學界服務多年的經驗,他發誓從沒見過這台儀器。

 

「為了避免電波探測的干擾,我們使用另一種方法。」素還真點擊機械前端,作部分放大。

 

「將患病部位作部分拍攝,而後當電磁波探測時,另一邊會同步發出光源,將干擾相互抵銷。」談起來輕描淡寫,但光是偵測是否為干涉擾亂光源就能得知內部零件靈敏度需要設計的多麼精巧。

 

再一次,不免讚嘆這兩人不愧是天縱英才。

 

 

那,現在有了新的病症,新的機器,新的患者,還缺什麼?

 

「談無慾離去的原因,是因為你們花費大半歲月,卻因你不做測試而作廢。」

慕少艾做出總結。

 

然而,其實,素還真應該明白。

 

不只這些。

 

還有,他因私人因素而枉顧正事,才是主要原因。

 

「如果,將來還有其他同樣的病人,你就會不顧他們死活?或是,假如現在我們一舉成功,將來能夠幫助多少病患?素還真!為了一個葉小釵,你連大局都不顧!」

 

 

他彷彿還能聽見怒吼之下,友情碎裂的音響。

心,很痛。

 

早該明白,談無慾漠然下的決絕。

 

「為了一個葉小釵,你利用多少機會?又利用多少人?」甚至,利用了我,不惜一切。

 

 

那種痛,痛地撕心裂肺,痛地肝腸,寸斷。

 

痛地,光是聽,就能深深刻刻感受,自己是如何狠狠傷害對方。

 

劃在心上的痕,每一筆,都在控訴。

 

能不能後悔?

 

是否,他早已沒有退路。

 

作下決定不顧一切的當下,他就沒有回頭的權利。

 

都是這樣的。

 

得到一些,然後失去一些。

 

縱使,他不想分辨,也不想承認。

 

是否,失去的,比得到的多。

 

「會不會、後悔?」慕少艾別過身去,不去看友人臉龐已然扭曲的神情。

 

他不是想要尋求答案,只想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值不值得。

 

然而,素還真,不能後悔。

 

即使,他,很想,後悔。

 

「談無慾掛診,所為何事?」慕少艾轉移話題,不想讓自己去批判素還真,即使他,很想開罵。

 

然而最終,所有感慨,都化成一縷輕嘆。

 

他們之間,沒有旁人插手的餘地。

 

「全身檢查。」素還真同樣背過身去,看不清臉上表情。

 

「檢驗報告怎麼說?」

 

「什麼也沒說。」若不是素還真太過淡然的語氣,慕少艾肯定以為他在說笑。

 

愈是在乎,愈是淡漠。

 

他明白。

 

「那,你怎麼說?」報告只是一個參考,最終還是要依賴專業醫師的判斷。

 

「是,那個病症。」

 

這個,才是素還真為什麼表情不對的源頭。

 

你有沒有想過,將來如果有同樣病症的人呢?

 

 

他,早就知道了吧。

 

卻瞞著他,經過大半歲月。

 

什麼時候知道的?

 

正式撰寫論文的前一天。

 

正是他們整理完所有數據,卻鬧翻的那一天。

 

是誰,最狠?

 

為什麼不說?

 

 

有差嗎?

 

 

有!

 

如果是你的報復,那,恭喜,你成功了。

 

心,比當年的撕裂,還要痛。

 

痛地,他完完全全無法維持正常表情。

 

如果,當年他早知情,還會不會堅持?

 

原來,他的原則這麼容易,就能打破。                                                                                 

 

原來,他也會痛,也會想,也會自私。

 

 

終究,他也只是個,凡人。

 

素還真。

 

談無慾七點整準時起床,稍微梳洗一翻後,溫個牛奶帶著,便拉開大門。

 

他承認,他確確實實嚇了一跳。

 

一身純黑西裝的葉小釵靠在門外幾步遠的電線桿上假寐,聽見聲響瞬時睜開雙眸,定定望著他,似乎,已守候多時。

 

以往,雖說是貼身保鑣,但夜晚仍有他人輪值。畢竟沒有人是鐵打的,不需睡眠。

 

更何況,以他統管整個安全部門的身分,底下擁有數百個員工足夠支援,其實並不需要如此操勞

 

然而,只有貼身保護談無慾,是葉小釵唯一的堅持。而他固執起來,倒也沒有幾人說得動。

 

看著葉小釵專注不逼人的目光,談無慾驀然想起,似乎很久沒見過這麼純粹的瞳眸。

 

清清徹徹,毫無半點雜物,沒有半點心思,不染半點塵埃。

 

注視的同時,恍若能清清楚楚地映現自己。

 

果然是,和素還真慕少艾相處久了嗎?

 

他的眼底,還剩多少純粹?

                                                                                                                            

 

多久,沒有審視?

 

是否,早已埋地不見蹤影,連自己都尋不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