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花事了【九】

私底下,談無慾是個很隨興的人。

 

偶爾一襲唐裝襯揚出仙風道骨,飄然颯決。

 

隨興隨意。

 

自從報告檢驗後,談無慾除了公事上的乾淨俐落外,常以驚人之舉著名。

 

首先,他不再加班。

 

長年培養的智囊團和左右手派上用場,往後,總裁室只批最高機密的文件,權力下放。

 

其次,他開始留意旅行社的動向。

 

辦公桌上撇去幾張動輒幾千億美金的合約後,盡是名勝美景的書籍資訊。

 

日本的櫻粉嫩絕白,片片飛展間,染起一地風華。

 

義大利的水都出產名貴玻璃,每一座精緻雕刻靈動出塵。

 

巴黎的聖母院,折射彩繪櫥窗,片染一季的風采。

 

當葉小釵輕敲辦公室的門卻無人回應時,他小心翼翼的推開阻隔,乍見談無慾趴伏在桌前,飄逸青絲緩緩纏捲住各色景風。

 

他輕巧的翻看桌前雜誌,以不驚動談無慾為前提。

 

而後,默然思索。

 

很多事,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不問。

 

不問,不表示不知情。

 

當年他能察覺浮動在素談兩人間的奇異心思,自然能察覺現下談無慾的心態轉折。

 

轉回了心思,見著趴伏的人有些瑟縮,他脫下外套批上,轉身,在皮製沙發上落坐,雙手環胸閉目養神。

 

整間辦公室,只聞空調運轉的轟隆聲響。

 

靜謐,平和。

 

談無慾小寐一會,便悠悠轉醒。

 

抬頭間,肩上偎暖的外套自然下滑,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醒了?」葉小釵低低詢問,沉穩暗啞的音調平實可靠。

 

「嗯。睡多久了?」

 

「至少十五分。」換言之,他也在旁沉思過一刻。

 

談無慾不再多言,眸裡還是半清不楚的瀲灩水光,他搓揉著眉心,有些昏然。

 

沉睡的時間,增加了。

 

他知道這代表什麼,一直都明白。

 

從他踏出學院的那天起,他已將人生規劃大幅更動,將夢想得到的榮耀成就一步一步完成。

 

沒有時間猶豫,沒有時間徬徨,沒有時間思慮。

 

他的目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每一個動作,每一項決策,每一個指示,都是邁向未來的一步一點滴。

 

他花了一年成立公司,花了兩年將公司發展成大規模上市,再花兩年培育高科技人才。

 

而後,餘下空閒。

 

現在,他有資金,有能力,也有時間。

 

他想要做些什麼,只為自己。

 

即便他的時間,並不多。

 

「我們去旅行吧。」葉小釵望著談無慾開口直述,而非詢問。

 

如果,素還真相知談無慾是因從小到大的相處默契,那交情不過數年的葉小釵每每脫口,就能切中他的心思,原因為何?

 

也許,他一直都明白。

 

必定是那人將自己觀察入裡,時刻入心。

 

雖然,葉小釵並不明白過往至今的糾葛始末,卻能了解他不欲多談的心思。

 

葉小釵,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去哪?」談無慾沒有反對,緩緩向後攤靠在椅背上,悠悠相詢。

 

「北海道。」談無慾的體質偏寒,且不耐燥熱。

 

七月中旬,正好去避暑乘涼。

 

「嗯。」微點頭表示附議,談無慾按起內線交代秘書訂了兩張機票,而後又慵懶攤回椅背。

 

「不舒服?」

 

「頭有點昏。」在任何人面前,由其是素還真面前,都能硬氣逞強的談無慾,此刻,卻毫無任何防備。

 

他不避諱讓葉小釵知道他的虛軟,反正,他的貼身保鑣一向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

 

「過來坐坐。」葉小釵拍拍了皮椅,溫和語調裡不帶有一絲霸氣壓迫,平淡如徐。

 

卻,總能說服談無慾。

 

他起身緩緩走向沙發,欲坐,卻在某人一拉一帶間,順勢跌進厚暖的胸懷。

 

談無慾愕然抬眼,正對上澄靜清然的雙眸,不染遐思。

 

葉小釵穩穩扶住談無欲,厚實略帶粗繭的指搭上懷中人的太陽穴,輕緩揉旋。

 

所有舉止自然流暢,彷彿原應如此。

 

「還好嗎?」溫熱氣息自耳後繚繞,談無慾不自主的一個戰慄,卻沒有拒絕。

 

「嗯。」葉小釵的技術好的,讓他幾乎想再次沉進夢迴境界。

 

倦意即刻襲來,談無慾動了動,將坐姿調整為最容易入睡的位置,頭緩緩後仰,正好能輕觸葉小釵厚實胸臆。

 

闔眼,安然入眠。

 

當懷中人的呼吸沉緩深長,葉小釵停下手裡動作,扶起談無慾,使他能安穩枕上自己頸肩,再拉起厚薄適中的西裝外套仔仔細細蓋上懷中人,不漏一點空洞。

 

雙手牢牢圈抱著纖瘦腰身,他突然有種錯覺,自己像飼養了隻血統純正的波斯貓……

 

慵懶高貴?!

 

那這只貓名喚「無慾」可好?

 

搖了搖頭,葉小釵悄悄打消這只惡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