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花事了【十】


談無慾被偎地暖暖的,溫暖熱燙。

 

連一向冰冷的指間也恢復常溫。

 

如此宜人的溫度,怎甘願清醒?又是誰在耳邊擾夢輕喚?

 

語氣溫和徐淡,像是略帶疼寵卻又怕給得太多。

 

多情易擾,多夢易亂,多心易煩。           

 

誰,如此待他,如此懂他,如此寵他,如此惜他?

 

無慾,無慾。

 

親暱無隔閡的名,喚來竟是纏繞多重情絲,每一縷,每一緞,用了多少情意細細纏綿編織,就此網住不多求的清心,而後甘願,墜落,同歡。

 

本以為,不再需要。

 

如果欲求的,對方無法給予完全,不如不要。

 

他的世界分明,決斷,不容理不清的灰澀不白。

 

倘若最純粹的情懷能就此一分為二,他不願接受只有殘缺的半邊。

 

寧為玉碎。

 

他要的,一直都很簡單。簡單的,讓那人從來,給不起。

 

於是,他抽身,離開。

 

而後,他遇見另一個人,另一個簡簡單單擁有純純粹粹清明眸子的人。

 

他從來沒說,那雙眸子澄淨地讓他再移不開眼,耽溺。

 

而甘願。

 

如果真要選定什麼付出所有,請拿你的所有來換。

 

談無慾,從不做賠本生意。

 

 

修長的睫毛搧了搧,鳳眼微睜。察覺自個兒被人緊緊擁在懷裡,沉眠。

 

他眺望遠方窗外天色,嗯,還來的及吃晚飯。

 

「吃晚飯吧。」幾乎是懷裡的人一動,葉小釵便瞬間清醒,練武人的直覺。

 

不讓談無慾太過勞動,葉小釵叫了外賣。

 

一個排骨便當,和一個鰻魚便當。

 

比起肉食,談無慾更喜愛海鮮。

 

各自開動後,談無慾看了看了裡頭的配菜,把自己便當裡的肉類夾進葉小釵的便當裡;而怕談無慾吃不飽,葉小釵多夾了幾塊青菜蘿蔔給他。

 

喜素食,善吃葷,倒也相安無事。

 

他們互相依靠著,在各自的便當裡幫對方添菜,而後共喝一碗味噌湯。

 

不需要山珍海味大魚大肉燭光美景。

 

生活其實可以過得很簡單。

 

雖然也許看不出,也許不需要。

 

但是,葉小釵發現,自己很喜歡,疼寵談無慾。

 

不是將他束之高閣,事事代勞;只是想,將最好的什麼都留給他。

 

不是想牢牢鎖在懷裡永不放手,他只想,牽著他的手,走過一夕風月。

 

他們可以,一起坐在路邊攤吃肉燥飯,一起去中興堂聽場免費的管弦樂,一起去百事達租片子回家挨著看,一起去市政廣場外聆聽駐唱歌手的浪漫,一起在公園裡漫步,一起牽著手,散步回家。

 

不需要花費什麼大錢,不是總裁和高級主管,只要能安安穩穩地作兩個人,互相擁有。

 

世界在哪裡。

 

談無慾靜靜凝視,而後在對方的眼底尋得了答案。

 

不用,不需要,再奢求。

 

似乎在沉默間達成的共識,那天葉小釵搬進了隔壁。

 

從來都是這樣,葉小釵每進一步,都沒有遭到拒絕。

 

談無慾一直待在原地,默許兩人拉進關係。

 

輕緩,沒有激狂焰火燒燃。

 

清清淡淡,溫柔似水,不強迫,不阻攔。

 

那天夜裡,第二次,葉小釵擁著談無慾入眠。

 

一覺天明。

 

後來又發生了什麼呢?

 

同住之後,葉小釵維持原來習慣,總比談無慾預定的時間早一個時辰爬起。

 

進廚房,做和式高湯蛋捲。

 

先前有段日子,因外面早餐店作的蛋餅油膩,吃了容易犯胃疼,談無慾索性只喝溫牛奶暖暖腸胃而已。

 

而後,是葉小釵瞧著不健康,隔天在他桌上放了自己親手所作的鮪魚蛋餅。

 

當天談無慾下班時,葉小釵不經意望向桌角,那擺了個空的便當盒,樣式還挺眼熟的。

 

他輕揚起唇角

 

從此每天早晨,談無慾一天的開始都由葉小釵打點了。

 

輕敲了總裁室的門,得到允許,葉小釵走進。

 

「都忙好了嗎?」他們的班機下午要起飛,他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打點的。

 

「嗯,沒什麼要弄的了。走吧。」談無慾將桌上清空,交代了祕書幾句,便和葉小釵相偕走出辦公室。

 

秘書低垂著頭悄悄輕笑。

 

總裁和高級主般翹班,有誰敢攔!

 

何況,以總裁秘書為首的一干人等,莫不希望總裁大人能好好徹底休個假,那樣挺直的骨幹,風強易折,還是需要好好柔軟彈性。

 

以下節錄自各處室專訪。

 

人事管理部部長,丹楓公孫月直言:「無慾很久沒休假了,自從他創業開始,從沒休過假。這次難得想開了,若有誰反對,休怪人事部請他回家吃自己!」

 

公孫月是少數談無慾自草創時期就一同並肩奮鬥的好友。

 

安全維護部副部長燕歸人則說:「部長安心外出,剩餘事務交由我們打理即可。」而女友斷燕西風更是連同所有安全部門同仁表態支持。

 

公關外交部部長尹秋君輕搖羽扇,說了句意義未明的話:「綠葉比起白花,更能襯月。」

 

金融流資部部長疏樓龍宿則言:「吾不意外,更無意外汝將某張合約作廢!」

 

基於全公司都有志一同地怒視琉璃醫院()幕後負責人,因此至今為止當每年度全公司作員工健康檢查時,所有各大名醫院輪過一次又一次,卻單單獨漏琉璃綜合醫院。

 

由於一次健檢的收入對各家醫院而言,早已能支付購買新進儀器之所需,自然有好事記者出面訪問。

 

隸屬於對外發布消息的公關部代表赤雲染這麼說:「希望素董事長不會後悔他曾作過,及沒作過的事。」

 

一句話,在八大節目報紙上被翻轉成曲折離奇的愛恨煎熬,濃稠至極的情川戀海。

 

染上異色鮮明。

 

落下淚,纏綿了天地。

 

 

而琉璃綜合醫院則暫不回應。

 

一段紛紛擾擾糾葛情牽,終究都是過眼雲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