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七夕賀文】無端《上》

俐落推開大門,談無慾一身墨黑勁裝盡現個人主義風采,霎時集聚滿場目光。

 

信步走向吧檯,清脆的腳步聲彰顯他明快不拖泥帶水的風格。

 

「血腥瑪麗。」落坐出聲一氣呵成。

 

「任務完成了?」素還真一襲白衫,雙手靈巧地做了個花式調酒放在吧檯上。

 

「你說呢?」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談無慾仰頭一飲而盡。

 

而後,「乾了!」他朝素還真舉杯。

 

挑釁意味濃厚。

 

素還真不語,再調了一杯:「請!」

 

「乾!」

 

猛然喝完兩大杯後勁強烈的血腥瑪莉,談無慾面色不改地起身,黑亮真皮外套一脫,甩背上身。

 

「要走了?」素還真眸底,隱隱含著幾絲愉快笑意,眼角柔和地上揚。

 

「再兩杯血腥瑪莉。」談無慾清亮的音調不染半絲朦朧,依舊純粹地,惑人。

 

雖明白談無慾的酒量極佳,相比自己還好上數倍,素還真仍不免有些擔憂。

 

「放心。」看明了素還真眼裡的猶豫,談無慾脫口。

 

素還真應該了解,縱然有些賭氣成分在,他不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

 

談無慾一向明瞭自己在做什麼,無論何時,何地。

 

 

素還真動作迅速,轉眼又是兩杯妖豔眩眼。

 

「素還真,我已經乾了兩杯。所以,這兩杯是你的!」

談無慾將酒杯推向素還真,俐落轉身。

 

眨眼間,已移動至門口。

 

「記得四杯都算在你帳上。」開門前最後一句話語落下,素還真無奈地望著兩大杯酒,耳邊彷彿能響起某人快意地大笑。

 

搖頭直嘆。

 

素還真一生天縱英才,唯一的弱點就是不善飲酒。

 

看來,他想要安穩回去報到,目前顯然是有困難。

 

 

920 「月」,歸來。

 

「『日』呢?」

 

「還在酒吧。」談無慾代為回答。

 

「這次他動作慢了。」不帶有批判意味,一頁書彈著手指翻看資料夾。

 

一頁書,代號「梵」。是他們的首領兼經紀人。

 

負責判斷哪樁case能接,讓誰接。

 

按任務難易度計酬。

 

「許是貪美女!」慕少艾指夾薄荷淡菸,白霧自指尖裊裊而上。身軀隱在煙霧間,恍若絕艷罌粟。

 

慕少艾,代號「萍」,談笑間,盡是惑人毒素。

 

「想必是。」談無欲應和著一搭一唱,兩人對破壞素還真名聲不餘遺力。

 

「既然沒事,我先走一步。」尹秋君,代號「荊」,慵懶地半靠在牆上。

 

「等會,」一頁書驀然出聲。「近來有另一個組織崛起,能力不容小覷。這才是我找你們來的目的。」

 

意思就是有人要搶生意!

 

聽到這,所有人的精神都來了。

 

「你們有何意見?」一頁書合起資料夾正色詢問。

 

「老大,不如先說說那名組織有什麼作為沒有?」尹秋君看似漫不經心的問話下,緊緊拉扯住所有人的心思。

 

新崛起的組織,名喚「異度」,由於其手段奇詭難防,另有道上私下稱號為「異度魔界」。

 

首領是閻魔旱魃,代號「荒」。

 

底下擁有囂狂恣意的滕邪郎、忠心護主的赦生、詭譎難測的吞佛、不善多言的銀煌鯨武、冷然自持的伏嬰師……………………

 

總而言之,也是陣容強大難以估算其確切實力。

 

「談無慾,你的意思?」一頁書指名問話,可見得看重程度非比尋常。

 

「目前來說,若沒有正式對上,就各做各的吧!若有,不介意讓他們知道世界其實還很大。」「雲渡」的組織成員每一個都擁有傲人自信,或內斂,或外放。

 

「嗯。」一頁書頷首,似乎很滿意回答。

 

「最近有件案子,」話鋒一轉,打開手提電腦連接投影機。

 

電源旁的屈仕途迅速關燈。

 

「這卷著名的日本浮世繪手卷就是美方委託我們的目的。」一頁書在圖上點取,將圖片放大。

 

「是什麼東西?」向來不與官方扯上關係的老大這次破例接洽,而又由美方慎重委託的,想必大有名堂。

 

「前蘇聯整府垮台前五年,曾在美國境內埋下眾多未爆彈,本意是欲藉此威脅美國,然而事情還未周全,政府就先垮台了。」一頁書簡單解釋。

 

「但已有數顆未爆彈確定埋入,在垮台時交由秘書長攜出確切名單。後來風聲不知怎地傳了出去,能夠拿來威脅美方政府的東西,自然讓許多人趨之若鶩。」談無慾思維一轉,迅速接口。

 

「是。」一頁書投出讚許眼光。

 

「這卷浮世繪若由某種方法處理,將會浮現美國境內埋未爆彈的地點。」而處理方法還需試驗,未明。

 

「根據雲渡情報網,發現這分名單在一個星期後,也就是87號會由世界最大的地下拍賣會「釋界」作壓軸,參加競標者多為資本擁有一千億美金以上的資產家。」助手屈仕途接著在螢幕上點開另一份檔案。

 

以下是最有可能的競標者。

 

財金界龍頭,襲滅天來。

身價未明。據悉有數百棟別墅散居各地,白手起家,一手創立「異度財閥」,據傳聞與道上的「異度魔界」有檯面下的往來。

 

背景資料,從缺。

 

 

學術界權威,疏樓龍宿。

身價無可估計。遽聞與一大學儒劍子仙跡過從甚密,榮獲數十所大學的榮譽學位,目前擔任哈佛大學校長。

 

政治界首席,昭穆尊。

身價上千億美金,不動產未明。活躍於各界政壇政客,與多方維持良好關係,為下任呼聲最高的總統候選人之一。

 

醫學界傳奇,南宮神翳。

身價未計。外科醫療手法鬼斧神工,而另有多張醫學證書,為全方位型的醫者。唯性格喜怒無常,以順眼為否為救治病患的標準,且以「人界閻王」另稱。

 

傳聞能與地界閻王搶人,也能殺人於彈指之瞬。

 

「昭穆尊由我負責,我們之間有筆帳未清。」尹秋君淡然開口。

 

「那南宮神翳交我吧,我對醫界傳奇挺有興趣。」慕少艾呼出一口菸,興味濃厚。

 

「疏樓龍宿和襲滅天來我有辦法。老大,先說說預定計畫。」談無慾大筆接下兩大難題。

 

「計畫很簡單,你們只要阻止這四人當晚競標即可。」一頁書發言一如往常,簡短有力。

 

少了這四人的競爭與較勁,任務等於已完成一半。

 

「接下來該不會由我負責吧,老大?」姍姍來遲的素還真在談無慾身旁落坐,音調徐緩略帶興味。

 

「我忘了說,『異度』這次會出手。」一頁書聽而未聞,倒是拋出另一句話。

 

身為統領,他一向明白該如何統和手下的行動,包括激起他們的鬥志。

 

 

八月七日,真是個,令人期待的日子。

 

不是嗎?

 

所有雲渡成員眼底,燃起囂狂自信。

 

「識界」拍賣會的舉行是歷年的盛事,每一個受邀請的資本家都被安排住進旗下四面環場的飯店,而其中廣場的地下層,就是拍賣會舉行的會場。

 

八月六日

 

PM 7:00

東廂,311號房

 

襲滅天來一踏進房裡時,談無慾已坐在小圓桌前,優雅自得的斟酒入口。

想必是飯店的小冰箱提供的,人頭馬路易十四。嘖!

 

「坐吧。」談無慾拉開另一張椅,向襲滅天來舉杯。

 

現在誰是主人誰是客人?!

 

「有事?」而,不管是談無慾還是襲滅天來,都是好膽識。

 

「明人眼裡不說暗話,想請襲滅總裁明晚別參與競標。」談無慾也不拐彎抹角,一語中的。

 

「喔?」襲滅天來挑起一邊的眉「憑什麼?」

 

無所依恃,是哪種自信的依據?他倒想看看,雲渡成員是不是如同傳說中,這麼了不起!

 

「很容易,」談無慾面色未改,再替自己和對方斟了一杯滿。

 

香檳色的剪影在昏黃燭燈裡搖晃。

 

「襲滅總裁所有損失的代價,可以用一個條件交換。」

 

…………..有意思。」襲滅天來透過高腳杯,忖度對方的心思。

 

沉默在其中緩緩擴散而開,等待、猜疑、興味,而後沉默。

 

「善法的下落。」似乎是吊足了胃口,談無慾支頰,刻意放慢了語調。

 

他清清楚楚見得,在襲滅面不改色的眼裡,燔然一瞬的火焰。

 

明人眼底。

 

不說暗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