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風華【生日賀文】




 「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過了很久以後,我才明白原來那樣的婉轉,是拒絕。

 

那時候,鳳過來拍拍我的肩,復又轉身和小珞低語。

 

我靠著vishnu的背,埋著頭,頓時有些惆悵。

 

只是眼眶有些熱而已,沒事的。

 

站在遠處的太陽像這裡看了來,張了口,卻是什麼也沒說。

 

事到如今。

 

那天的天氣很好,沒有下雨,沒有打雷。炙熱炫目地一如以往。

 

如同第一眼見到傳說中的風雲人物一般,那樣的秋高氣爽。

 

原來真有這樣的人。

 

一臉的清清冷冷,動靜難言。誰能牽動思緒?

 

眉間的如鳳如凰,涼冷淡漠。誰將浮動心弦?

 

月華如練,涼了滿床思憶難眠。

 

就只一眼。

 

印入眼底的清清澈澈,映出眼底的漫天波瀾。

 

什麼樣的環境造就,什麼樣的天性養成。那雙眼眸,足以勝過天上人間,繁華過盡入裡,出來的滄海桑田。

 

我想我沉淪了,清清醒醒地醉在那雙瞳眸裡。

 

那樣強烈的渴望,投射而出的迷茫,後來,連自己過什麼日子都難以察覺。

 

對我而言,他的名他的容顏,全比不上那雙眸裡迴動的百轉千折。

 

每日每日,就那雙眼,伴我入夢沉眠。

 

後來,我終究還是知道了他的名字。

 

談無慾,名如其人。

 

無欲無求。

 

認識太陽和緋緋,似乎是同時期的事。

 

經常走動藉故經過,只為了多看一眼。

 

欽羨同班長日相處的情誼,旁聽認真都為了同一緣由。

 

那時候,總感謝鄰座細膩講解和筆記。

 

回想起來,那樣的起頭到底對不對,值不值?我靠著牆,有些失神。

 

有人說,姓名學占了人生百分之十的影響力。經歷了一些證實,我想我是認同的。

 

鄰座的學長笑容燦比陽光,親切熱心。尤其,眼角微揚,有些熟悉。

 

他說,他的名字叫太陽。

 

我以為在校的日子,就是這樣平和,一天一天這麼過。

 

直到那樣燦爛微笑帶起的酒窩讓我呆愕幾十秒,才發現心動其實很容易。

 

愈眷戀的容顏,增長修習的時間,學了一些日後與專長領域相差大半的技能。

 

說白一點,根本用不著。

 

緋緋帶有憐憫欣慰混雜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移。

 

她和太陽間的低語,是我無法介入的範疇。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喜歡緋緋,喜歡太陽,喜歡..無慾。

 

我和太陽間的距離又縮短一些。

 

現在,我們能夠一起談天,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

 

太陽很幽默,氣氛總是輕鬆愉悅。

 

然而有時候,我走進他的班級欲提出什麼邀約,卻發現他和緋緋之間籠罩某種沉鬱的氛圍。

 

我總是笑鬧著拖著兩人一起,無論做什麼都好。

 

有些無視,能讓自己更快樂。

 

有一次,我笑鬧著問他,我和緋緋誰重?

 

他愣了會,說了一個很玄妙的答案。

 

如果哪一天你們同樣為期中考K書到半夜,我會買宵夜給你,叮嚀你不要太勞累。

 

我笑了開。

 

如果是緋緋呢?

 

嗯….我會帶她出去盯著她吃,然後押著她睡覺。

 

而後,我沒再問過這些問題,也從沒讓太陽實行過。

 

緋緋和鳳一樣,該讀該念的早已做完,哪需拖至期中半夜。

 

至於我呢?

 

當各科教授分批各兩次期中,我就有覺悟從開學考到期末了。

 

晚餐該多少份量,宵夜多少一併買好,沒勞煩過誰。

 

果然有些東西,能不能說開的,沉澱久置。

 

期末舞會間,太陽笑鬧著約緋緋一舞,兩人俏皮的一曲森巴頓成轟動。

 

我遠遠看著他們,拿了杯雞尾酒走向陽台。

 

酒紅帷幕掀敞,原來陽台早有了人。

 

熱氣微醺,頭有些昏然,說了句抱歉便想另尋他處。

 

「湖畔人更多。」

 

清清澈澈的語音留住我的腳步,我瞇著眼辨認誰的心思無塵。

 

「無慾學長。」

 

「妳是…太陽的朋友。」一眼既定,早說了這人的八卦玲瓏心。

 

點了點頭,暫時我還不想面對那樣的目光探索。

 

百迴千轉,霎那間,什麼都攤開眼前。

 

他的目光有些了悟,有些沉緩,並沒有再開口留人。

 

也許,和太陽熟絡就能與他的交情更進一步,然而我卻沒有這樣打算。

 

不想,也不願意,這樣子利用太陽。

 

走出會場,花前月下湖畔,踽踽獨行者未見,成雙成對輕靠私語。

 

樹旁的那雙儷影有些眼熟,那條圍巾啊,據說是我打的。

 

金燦的亮黃色,間或帶些緋紅。


 

這樣配不太好,我說。

 

可是我喜歡。

 

被纏的沒辦法,後來我還是重新再加了一色的調適。

 

背影觀來,我不得不承認,那樣的顏色,很美,

 


 

就如同那人所預料的,我還是折了回來。

 

陽台早已沒有誰的蹤影。

 

那人,還真的是很體貼。

 

即便他不說。

 

哪還有什麼下文?

 

一樣的日子,一樣的課程。循著慣例,每堂曾修過的課,我都沒有缺席。

 

我的目光依舊,梭尋著那雙眼,那張容顏。

 

那雙眼有些明明白白的嘆息,那容顏有些隱隱微微的歉意。

 

那又怎麼樣呢?

 

有些堅持,未到結果,我都不想放棄。

 

鳳揚般的眼偶爾會閃爍些無奈,更多的卻是置身事外的淡然。

 

喜歡的,本就是不染心緒的清澈瞳眸。

 

這些日子,從沒變過。

 

一路的歡歡笑笑,一路的悲悲喜喜。走入尾聲後,還有什麼可堪留戀?

 

分離都是必要的,如此才能迎接下一次的相聚。

 

Vishnu拿著相機,問著需不需要請太陽和我合拍入鏡。

 

我輕笑著搖頭,婉拒了她的好意。

 

就像有些事,總是勉強不來。

 

如果太陽未曾開口,僅是我提出的要求,往後也沒有他做紀念的價值。

 

珍貴,在於重視。

 

校園大門邊,已散去的人潮和已凋零的花朵。也許我只適合這樣的情景。

 

「我想說的,你已經知道了。你的答案呢?」明明是略有所感,卻總需要孤注一擲。

 

明確,才能決定下一步。

 

灰澀難辨兀自猜測,只是折磨自己的心神。

 

太陽看著我,仔仔細細地。

 

也許是我們相識以來最為凝重的一次。

 

 

「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忘了是水凋,還是貓大。總之,有人說移情發生的頻率相當高。

 

回想起來,太陽微揚的眉角的確是有那麼點神似。

 

那一眼的失神。

 

然而,除此之外,我眷戀的笑容幽默舉止甚或整個人,也都算移情嗎?

 

總是心動後,開始密密編織情網。

 

不諱言,第一眼並不是因為本人。

 

我無法理解這樣的理論到底對或不會,只是一再得回味。

 

那一年,日與月交燦的一季風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