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伽利略同人】失控意外《上》






敲了敲古樸的木製大門,照例亮出警徽,內海和主人點頭示意後,尾隨進入客廳。
 
「今守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想請問12月12日晚間7點至9點您在哪裡?」
 
這一次的案件牽涉到的是帝都大學化學系資深教授今守貴造。作為一名男子陳屍郊外最後與之見面的關係人,今守貴造冷靜得令人心驚。
 
「我在家裡研究實驗,沒有其他證人。我不喜歡有人打擾。」起身走近酒櫃,拿出一瓶1920年代的紅酒,今守貴造幫自己和內海各斟了一杯。
 
「謝謝。」知道誰都不願意被當成嫌疑犯,警察查案其實很容易吃閉門羹。難得遇見態度和善又配合的關係人,內海也就淺嚐了幾口。
 
極品紅酒啊。她大概要工作個三十年才有機會閒坐在家裡喝這種高級貨。原來科學家也是有很懂得享受生活的,湯川教授果然是個異類。
 
「妳需要看一下我的研究嗎?」體貼地提出詢問,知道警方對很多小細節都必須作紀錄。
 
「可以嗎?」一般不是都不願意讓人亂碰成果,尤其愈怪的人愈堅持。
 
「紅酒美人,沒有男人會說不。」似笑非笑地瞄了內海一眼,他站起身拉開簾幕,用鑰匙打開了門。
 
內海略帶尷尬得攏了攏衣衫,將外套拉鍊拉起。晚上說是要幫草薙前輩接風,下班後與一群同事準備直接去居酒屋聯誼,所以她今天穿得比較…不那麼制式化。
 
好吧,也許與平常差多了。但是對方是她最崇拜的前輩哪,當然會…費盡心思打扮。
 
走進了研究室,內海蹲低身子,觀察幾台精密儀器。
 
「這是當晚研究的主題。」指著燒杯內的白色粉末,今守貴造示意內海可以拿起來觀察。
 
「將粉末以Si(CH3)4就是一般俗稱的TMS作為基底,可以使用NMR(核磁共振)觀察化合物的Chemical Shift,藉此推測成份。這是一般檢測未知成分的其中一種方式,主要對象為有機化合物。」指著實驗桌上的圖譜,今守大略對內海說明檢測化合物的方式。
 
小心地由側面看入甚至由上俯視半天,內海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沒有科學天份,看不出半點端倪。她放下了燒杯轉身,尾隨今守貴造走出實驗室準備告辭。
 
「等等,刑警小姐,這麼急著回去,有男朋友?」邊鎖實驗室邊閒聊的今守貴造用某種聽不出情緒的語氣說道。
 
「沒有,只是晚上有聚會。」迅速否認的內海決定無視腦海浮現的修長人影。
 
「那,晚點走吧。」今守貴造話一說完,內海迅即失去意識,軟倒在地。
 
將人抱起,走進臥房將內海放在床上,今守開始俐落地扯下她的套裝。將碎落的衣條作繩,纏綁住她的雙手,而後計時等待。
 
五分鐘整,沒有誤差。
 
緩緩轉醒的內海眼神渙散,張口喘氣。見狀,今守貴造褪下自己的上衣,將內海被纏綁的雙手放置自己頸後,「吻我。」
 
內海乖順的湊上,將自己貼近了今守貴造。身前泛著熱氣的男性軀體似乎擾亂了她的理智,眼前看不清景象,瞳眸無法聚焦。
 
今守貴造高傲似君主,等著內海一步一步將自己心甘情願得送上。
 
只可惜,他終究是沒有等到。
 
臥房房門被人踹開,湯川學看向床鋪,三秒之內掌握情況,上前一把拉過內海置己身後,另一拳已揮向今守貴造。
 
即便是業餘選手,湯川的拳還是勁猛有力,無防備的今守被打偏了頰,面容扭曲得難以辨識,再無餘力反抗。
 
湯川扭著現行犯出房門,將他交給在門外待命的刑警。而後轉身回房,欲尋內海。
 
 
他從沒有設想會見到那樣的內海薰,精密思考的大腦轉瞬出現遲疑。
 
半躺在床的熱血刑警勉強認出了眼前人,緩慢爬起。手被解下束縛後,雙臂搭上了走近床鋪的物理教授。
 
「教……授…哈…哈…啊」繚繞的喘息擦過耳際,雙手自發環上了他的頸項,半跪起身。
 
「內…」話未說完便被攔截,對方用了一個出乎意料的方式堵住他的唇。
 
瞠大雙眼,看著面前毫無邏輯理論的熱血刑警闔上雙眸,貼著他的唇,探入。
 
過了無法計算的時間,熱血刑警似乎是滿足地退開來,雙眼渙散,低低地靠在他的頸側輕喘。
 
「妳..」聲音僵直,身軀僵直,理智僵直。
 
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今天的內海特別不一樣,被撕扯下的套裝和親暱摩擦他的舉止,別有一分慵懶的味道。
 
吐氣的細微輕喘近在咫尺。
 
 
「你是男人嗎?」對聯誼沒有半分興趣,大學同窗一臉質疑地提出詢問。
 
「你喜歡女人嗎?」對面無法理解科學樂趣的熱血刑警面帶懷疑。
 
「教授不會跟人交往吧,他是怪人耶…」討論完實驗數據的研究生竊竊私語。
 
 
「教授~~~」拉長的尾音平添一份嬌憨,有些情動的濕潤水光在眼底流蕩,白皙十指捧住他的臉,輕聲詢問,「你,喜歡我嗎?」
 
看著對面執意尋求答案的堅持,兩人的眼眸互相對上,或者說,是他一臉認真得看著因藥失控的瀲灩水眸。
 
沉默許久。
 
他緩緩俯下身,覆上了唇瓣,肆意深入;而後緩緩壓倒了身下人。
 
闔上眼,以唇舌挑弄,敏銳感受相貼的軀體線條。
 
「喜歡。」沒有抬頭,只是將唇移置內海耳邊,極低極輕的私語。明知即使這一句話這一切,不見得會被記憶。
 
那一瞬間,笑容燦出的內海彷彿是得到全世界,從旋在身上的面容緩緩向下啄吻。輕舔過喉結,不意外地聽聞一聲低吟。
 
這樣還不過,她仍舊很熱,有某種想把熱源過渡到對方的渴望,雙手毫無條裡地撕扯起昂貴襯衫。
 
「教授~~~我也很喜歡你喔。」非常孩子氣的語氣搭上在胸膛摩娑的纖指,湯川學深吸一口氣,緩緩坐起身,自己解開了襯扣。
 
精壯胸膛一敞,內海薰立刻坐起,壓倒了對方。
 
「我好熱,教授…這次是什麼原因?」跨坐在他身上,衣衫盡褪僅餘貼身衣物,這樣的內海簡直是人間試煉。
 
「物理學家並不是聖人。」低語一句,而後發現身上刑警最私密的一處緊貼著他,無有所感的摩擦。
 
如果不是他闖進來,現在內海廝磨的人……………銳利眼神一瞇,尤其在感受自己的西裝褲上沾染了曖昧的半透明水痕,更形深邃。
 
喘息聲愈來愈急促,內海無所依憑得趴倒在他身上。明顯的,藥效加倍了。
 
湯川俐落扯掉所有衣物,握著內海的纖腰,向下一壓。
 
「嗯…………啊…」更為纏綿的低吟逸出,內海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有些難耐地移動。
 
「教授…我好熱…」發現移動能增加快感,她開始一點一點,緩緩擺動自己的腰。
 
「…………誰教妳的」這副模樣,曾讓我以外的男人看過嗎?
 
這裡,曾讓別人進入嗎?
 
妳知道,正和妳歡愛的是誰嗎?
 
運動全能的精壯體格開始衝撞,趴坐在湯川教授上的內海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話語。
 
「嗯………啊…哈哈…啊…………」
 
「叫我的名字。」氣息不見絲毫紊亂,語氣沒有半分猶疑。
 
「教授………哈……啊………湯川教授…………啊啊……….哈………嗯…湯川…」太過劇烈的律動讓她連一句名字也喊不出口。
 
「學。湯川 學。」
 
「湯川…….教授……哈…啊…學」
 
 
「想不到你竟然下手了。」草薙一臉得不可置信,他以為他這個同學大概會孤家寡人一輩子,甚至一輩子都是個在室男。
 
「總之她今晚不過去了,還有今守的實驗室裡應該會有東西,你可以去查一下。」對大學同窗的調侃不予置評,湯川簡單交代了幾句就切斷手機。
 
「教授…」被談話聲干擾,蓋著天鵝絨被的內海緩緩張眼,漸漸恢復意識。
 
「醒了?吃飯吧。」將青椒肉絲、清蒸草蝦、蛋蒸豆腐和幾碟小菜擺上桌,湯川走進臥室,伸手欲扶內海。



To be continut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