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嫌疑犯X的獻身

正經解說版
 
看完日劇《神探伽利略》加SP後,就開始心心念念想看接下來號稱東野圭吾最好的作品《嫌疑犯X的獻身》。
 
其實原本打算電影看完再拜讀原著,但是因為預告片拍得太吸引我,原著改版後的封面又太帥,一整個被教授的風采給迷得不像話,所以我立刻就出手,聖誕夜上映那幾天讀完了原著。
 
先介紹一下,原著上幾句序言。
 
邏輯的盡頭,不是理性與秩序的理想國,而是我用生命奉獻的愛情。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詭計,最純粹的愛情。”BY東野圭吾。
 
這是一部推理小說吧?不是一部言情小說吧?我向來比較喜歡看偵探解謎的過程,對嫌犯動機不感興趣,反正就是必須殺人就對了。
 
如果有看過日劇應該會知道,湯川解謎的時候,會隨手寫一大推公式,在任何地方:水桶、大馬路、垃圾場旁、有霧氣的車窗、玻璃展示櫃、實驗桌上(這裡特別的是明明有黑板,幹嘛非得要把桌上的報告都掃下來,拿粉筆寫實驗桌?)
 
接著是腦神經思考畫面,外加一個特別手勢。
 
日劇十集的賣點在於,開頭走的是靈異詭譎風格,但結局都是可以用科學解釋。尤其是比較特別的原理,比如第三集的共振。
 
但是電影,或說這部作品走的是邏輯推演的風格。也就是說,前十集一般觀眾猜不到是正常的,但這部作品完全沒有使用到特別的殺人手法,也沒有特別的障眼法,沒有難以理解的機關,也沒有未讀過的原理。
 
每一層思考,都有它的思路在。不是看到一顆彈珠或一點碎屑,然後靈光乍現,一下看穿了整部手法。
 
當初看書前,有看到一些簡介。天才數學家VS天才物理學家,那時候還以為會用什麼厲害的定理殺人,但完全不是。
 
真正的天才,絕不是拘泥在定理上,而是思考活用。
 
作品中的石神,抓準了警方的心態,在懷疑看似脆弱的證據時,就已經相信了某個前提。
 
從頭到尾,每一步似乎疏漏的證據,都是犯人一步一步安排推測,最後導向犯人安排的結果。
 
那個證據我也懷疑過,尤其看到一半時,一直認為那個證據並不充份,更擔心結局沒有我所期待的震撼。
 
事實上,當我開始懷疑那個證據,等同我落入和警方一樣的思維,你必須確立了某個前提,才會對證據產生懷疑。然而,那個前提,卻是犯人設計好的。
 
最後要說,那個看似不穩的證據竟然是真的。犯人讓警方的焦點聚集在如何破解證據的不完備性,卻沒有去思索另一個方面。假使證據鐵證如山,也許才會引導警方搜查出真相。
 
偵探解謎時,有些犯人無意識作出的舉動,會導向某些推演。洗掉了監視器的帶子,反而能確定是謀殺。炸彈為什麼不作得更大威力更強?表示他們的首要前提是不被發現。(上面舉例各有前提,單只有敘述的確有漏洞。)
 
湯川曾對石神提出一個數學疑問,是想一個難以回答的謎題還是解答那個謎題比較困難?前提是那個謎題必須有答案。
 
湯川自己的回答,認為是出題困難。他總說解謎者必須對出題者表示敬意。如果要我來說,這一部作品,猜謎和解題的人一樣厲害。
 
石神設的每一步,最後被湯川一步一步破解。每破解一步,就會感嘆石神抓準了人心,費盡心力設的局,邏輯推演相當巧妙;每破解一步,就會感嘆湯川的思維抓準了石神的心思,每一個為什麼,都有一個思考後所得到的必然解答。
 
案發現場,每一個憑證都有它的意義。石神擺設它們,讓警方跟隨他的思路;湯川隨著思考,為什麼會是如此?當做出的假設,推演到最後無解,就得重來。
 
我跟著湯川,思考每一個為什麼所得到的答案,再往下推演下一個為什麼。
 
結局真的很精彩,不過看完卻很感慨。
 
尤其湯川說了幾句話,對照最後的真相,我突然產生了矛盾,到底是希不希望湯川說出真相?
 
「在我發現真相後,我已經不明白說出來是對還是錯,是不是至少救贖一個人也好……………..
 
「我很遺憾,也很難過。你的頭腦,那顆聰穎過人的頭腦,必須用在這種事情上;更遺憾的是,我失去這世上唯一的對手和好友。」
 
每一步跟著湯川的思維走,就能夠明白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幾句話。
 
草薙抬起頭,發現物理學家的好友扭曲了面容,一手撫著額,望天。
 
也許沒有那種交情,但真得很遺憾,那麼過人的頭腦就這麼浪費了,然而卻是因為這起案件我才明白犯人的思考有多縝密。
 
對比序言,真的是純粹到無法想像的愛情。
 
我只想對石神說,你賠上的,不是生命,是人生。
 
 
今天對比電影,我承認還是原著比較好。不過先看過原著後,會發現電影拍出了的某些點,原著只是帶過。(重看後會發現是關鍵。)
 
原著畢竟比較細膩,但還是可以稱讚電影。
 
另外,演石神的堤 真一演得相當傳神。尤其是一瞬間似乎動了殺意的眼神,我都毛骨悚然了一下。
 
而湯川的戲份說不定比石神還少….雖然他比較帥,不過主戲有偏重石神的趨勢。
 
這裡的警方只代表一般人的思維,其實不一定非草薙或內海不可,電影沒有演出這兩人所需的必要性。
 
有些前後對照的台詞原著有設計過,尤其是湯川隱晦表示要石神自首那一段話,寫得很有深意,但電影表達不完全。
 
最後一幕,石神撕心裂肺的嘶吼,彷彿要嘔出靈魂。電影哭得太過誇張,反而不真實。對比另一邊湯川搥著門,面容緊靠在木門上,無聲扭曲了臉孔,可以顯見痛苦非常。但單看電影,反而無法理解湯川為什麼那麼痛苦。
 
原著描寫情感的地方比較細緻。
 
 
 
電影之不合理&粉紅氣流版
 
1.我搞不懂為什麼這次是整個警視廳出動,也不過死了一個人,還不是什麼大人物。似乎竟然是每天報告案件進度,然後集目測約四十多人之力,還有局長來參一腳,是想表示他們很重視這個案件?可是為什麼?也沒有顯現上頭的壓力啊。
 
我個人猜測是想讓草薙出場,才會安排由警視廳接手這個案件,那草薙又幹嘛把內海帶在身邊?他們應該算不同單位吧?
 
2.所以這次找教授就有兩個人,草薙和內海照例混到湯川的課堂上,湯川正解釋只靠直覺是不會得到結果時,草薙還嘲笑內海一下。
 
是說當初草薙在第一集介紹內海去找湯川時明明就很熱心,很照顧這個後進,聖誕節也叫她早點休息,怎麼一見到湯川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湯川下課後,草薙理所當然走在湯川左邊,內海跟在身後急著想插話。這一幕會讓我想起湯川和美女法醫談得很投契時,內海也是同樣的表現。
 
所以電影想要拍出「湯川,你選我還是選她?」的二選一大結局?我知道最近湯薰派和湯草派打得兇,電影是打算把兩邊的迷都一網打盡?
 
3.結果草薙比較了解湯川,以嫌疑犯是個美女的理由就把教授騙來辦案…..
 
教授才沒有這麼色胚啦…………………..而且內海就在旁邊,教授你要不要收斂一點啊….
 
4.警視廳開會結束,內海接到湯川的簡訊:「我在發現屍體的地方等妳。」
 
顯然教授想得到什麼資訊,而在同樣可提供條件的草薙和內海中選擇了內海。一般應該是草薙的思維比較周密不莽撞,所以這裡算私心?!
 
日劇第十集中,也是內海開始不接教授電話,教授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詢問草薙。
 
這表示內海還是首選?
 
5.故事中牽扯到嫌疑犯石神,由於是認可的好友,湯川表示想和警方切割獨自調查。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希望自己的假設出錯(雖然一直以來都是對的);另一個原因,應該是就算他得知了真相,也可以保有說與不說的權力。
 
原著這裡,草薙和湯川持不同理念,所以兩個人有些翻臉。湯川不願意說出自己的推理,草薙就不願再提供湯川情報;最後草薙跟蹤湯川被發現,兩個人才達成協議。
 
至於電影,湯川還曾說出「難不成妳要以妨礙搜查的名義逮捕我嗎?」這種相當挑釁的話,不過大概是內海神經比較大條的關係,所以在她還莫名其妙的時候,眼前那個號稱最有理性的男人已經轉身走人。
 
後來內海挑明了說她懷疑石神是共犯,結果湯川就直接說出了他的半成品推理。前後沒過多久,湯川又和警方扯上了邊。原著的草薙可是盧了湯川很久,湯川才透露一點點。
 
 
6.再來是「這部電影」最閃的地方,內海見湯川似乎隱瞞了什麼卻無法說出來,於是有個告白:「石神到底做了什麼?如果教授你承受不了痛苦,請讓我幫你分擔。」
 
這時候,湯川沉吟一下,說:「妳願意以朋友的身份聽我說,而不是刑警的身份?」
 
這句話對比原著是原封不動,只是對象是草薙就沒問題。但電影是內海耶那個與你有曖昧關係的特殊女性耶教授,這句話一說,殺傷力跟好人卡的程度一樣大吧。
 
幸好內海這個粗神經,完完全全沒發現自己被偷偷發了卡。
 
 
7.石神要湯川去爬山。也不過就是爬暴風雪下的雪山嘛,教授你怎麼喘得不像樣?你不是攀岩射箭運動全能嗎?石神到山頂時臉不紅氣不喘,教授卻趴在雪地上喘個不停,完全毀壞我對教授的印像啦…..
 
電影果然只能當同人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