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伽利略同人】《一》執願




他坐在樹蔭大半遮落的長椅上微仰起頭。
 
“原來這樣的角度,就看不到天空了。”
 
向後靠上了椅背,有什麼沉澱壓著心坎卻說不出來。情緒有些沉悶陰鬱,持續了好些天,就連該趕的專題進度都提不起勁。
 
他知道影響自己的原因,卻還是沒有辦法去排解,或者說,不想也不願排解。就彷彿這樣壓著心緒的緩慢折磨,是為了誰的救贖。


踏著聲響的纖影背著皮包來到眼前,背向光源的反差讓他看不清刑警的神情,而坐在樹蔭下的他,面容也隱在墨沉裡。
 
「石神以殺人罪起訴了。」
 
「嗯。」
 
「花岡靖子也以過失殺人罪起訴了。」
 
「嗯。」
 
他不是很確切說出是否看到刑警嘆了一口氣,也許只是比較沉重的呼吸聲。然而,此時此刻,這些都不重要。
 
「教授,我能坐這嗎?」
 
「嗯。」
 
連著黑色皮包的纖影在他的右手邊坐下,那個位子沒有樹蔭,午後陽光總讓他覺得有些刺眼。
 
不是直視陽輝的那種刺眼,而是對比起闇沉心緒的那種不順眼。
 
他沉默地看著沒有天空的遠方,當刑警不再接話的時候,他已沒有繼續話題的興趣。
 
放空之後的時間,其實很難去計算,也許過了五分鐘,也許過了一個小時。總之當刑警二度開口時,左手邊的位子已不再那麼亮眼。
 
「教授,你曾問我當刑警的原因吧…」總是充滿活力的聲響,而今卻帶有幾分溫和的意味。
 
「嗯?」隱隱有些上揚的語音,是等待下文的答案,即使現在他並不是那麼有心了解。
 
「教授,你聽過久利生公平嗎?一個行事奇怪的檢察官。」物理教授的沉默似乎在熱血刑警的預期內,是以她並沒有停頓多久。
 
「前幾年收視率相當高的日劇,木村拓哉主演一個上班時穿著皮夾克的怪異檢察官,堅持檢察官應該站在被害者的立場去思索,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和已定案的證據,抱持從疑點處重新查起的精神。」平時清亮的語音此刻放慢了說話的速度,用較為低柔的語氣敘述一個故事。
 
他承認他沒有很專注在刑警的陳述上,只是潛意識裡喜歡那種偶爾不同以往的低柔語音。
 
「那個日劇影響了妳?」這是極其可能的推測。
 
然而,刑警並沒有正面回答。「其實,久利生檢察官經常為了一件案子外出,導致他負責的其他案件必須移交給其他檢察官。為了應付額外的工作量,這些案件就用了比其他案件更迅速也更草率的方式結案。」
 
「我很喜歡久利生檢察官的查案態度,認為身為執法人員都應該要那個樣子。」
 
「只是認為如果那樣的態度能在刑警追查時就被實行,也許就不會有那麼多冤案了。」
 
這是第一次他們彼此談起了比較私密的話題,一些普通朋友不會觸及的話題。
 
他轉頭仔仔細細地看著熱血刑警。原來那幾次堅持到底的案件背後,只是一股不願產生冤案的執著。平日大而化之的刑警,原來也有那麼細膩卻那麼單純的心思。
 
 
 
 
「教授,」刑警側過身與物理教授對視,清淺微笑。「其實,我很羨慕花岡靖子。」
 
「妳的理由是什麼?」這一次就是貨真價實的疑問。
 
「無論石神有沒有預期幫她頂罪,其實她就注定是會以過失殺人罪起訴的。無論前半生上天虧待她哪裡,有一個惡質前夫,到後來的失手殺人。雖然這樣說不太好,雖然殺人就是不對,但是衝動後和將來不用再害怕這個人,我覺得也許花岡靖子還是會有同樣的舉動。」
 
並不是說如此就可以減輕花岡靖子的罪行,只是以結果論,犯罪所需的代價畢竟都是要償還的。
 
「也許花岡靖子本來是要自首的,只是後來石神的犧牲誤導我們辦案。其實她的人生不能說過得很好,但是卻有一個人為了自己殺人頂罪甚至不惜將他的名聲貶低到跟蹤變態的地步,能得到那樣純粹的愛情其實應該要開心的,雖然石神的作法我們不能認同。」
 
以殺人償命犯罪論處的觀點而言,花岡靖子以過失殺人罪起訴這一點是沒有爭議的。然而,另一起命案的發生,卻是不一定必要,石神並沒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他唯一為的,也只是他愛的人而已。
 
其實說簡單一點,這是兩起命案,只是所有人都混為一談。一起照情況是必然發生然而另一起卻不是,一起注定過失殺人另一起卻不一定被實行。而改變這一切讓兩起命案都成立的,是因為石神的愛摯深。
 
 
 
「教授,」刑警站起了身,「我想石神認為自己做的值得,這就夠了吧。」夕陽由熱血刑警身側透身而過,那一瞬間,他突然領悟到,這次的事件讓他和內海似乎都改變了一些。
 
總是習慣在實驗室裡報告案件後續,完結案件的幾天會沉在附帶情緒的熱血刑警這一次,比他更早跳脫了情緒的迴圈,也看得更清楚。
 
是因為,這一次換他當局者迷了嗎?
 
 
 
 
 
 
 
 
「教授,一起去吃飯吧。」揚起燦爛的笑容,響起清亮的語調,熱血刑警對物理教授提出邀請。
 
湯川定定地直視熱血刑警,彷彿是透過她在思索些什麼,沉默良久。
 
 
 
 
 
 
而後起身,率先走在前頭。
 
「走吧,不是要吃飯?」沒有回頭,似乎就能預期熱血刑警的呆愣。
 
「是。」刑警大跨步跟上物理教授的步調,並肩走在左手邊。
 
 
 
 
內海悄悄側過身凝視教授的側臉,而後伸出手輕握了大掌一下又迅速放開。
 
這樣的方式是一個很純粹的鼓勵,沒有其他意味。只是物理教授卻立時僵了一瞬。
 
夕陽將兩道黑影拉得長長地,最後連同大樓的影疊加在一起。
 
 
 
 
 
 
而後,大掌緩緩、緩緩地移動,有些試探性地碰觸,直到確定目標後,握住了小手。
 
這個舉動同時也讓熱血刑警一僵,悄悄抬眼看了看面色未改的物理教授。輕輕搖了搖被牢牢覆住右手,感覺力道似乎更緊了一些。
 
熱血刑警垂下頭,讓長髮散過有些微熱的臉頰,也讓唇邊微笑藏進墨髮裡。
 
 
 
 
那樣牽握的手影被延長伸展地細長,然而,卻是牢牢穩固,彷彿再也不放開。






【後話】重開了很多次檔案,最後還是決定想寫成一篇式但是各篇連貫的長篇,如果真的能寫成長篇。覺得自己抓角色的能力開始退步,似乎有的東西都抓不準,所以很懊惱,更難過的是也許根本寫不了幾篇。希望能寫長篇,卻不一定做得到,大概是那樣的心情吧。還有就是,這是我第一次接電影版結尾,如果接的不好還請見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