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伽利略同人】《二》執迷


「後來前輩繞到另一邊,正好堵住出口,我們才能逮捕到竊賊。」熱血刑警坐在實驗桌旁,用雙手環繞著馬克杯。
 
不急著喝裡頭熱燙的咖啡,內海先用指掌感受咖啡色馬克杯由裡而外透出的暖意。
 
「比起前幾年,草薙的確愈來愈能幹了。」物理教授站在熱水瓶前欲沖泡熱飲,回頭和熱血刑警閒聊著。


這樣平和休閒的日子已有些時日,之前為了辦案和研究的兵荒馬亂一下子都遙遠了起來。無形間,他們似乎漸漸習慣彼此的步調,緩緩同步。



 
辦完幾件案的空檔、剛呈交實驗結果後,熱血刑警總會坐在實驗桌旁,等著一杯熱氣蒸騰的咖啡。談談上一起案件的發生經過,聽教授評論她過於衝動的行事,偶爾摻幾句對草薙前輩的調侃。
 
不可思議的案件其實沒有那麼頻繁,有時候較為尋常的事件癥結著無法破案,她也會提上一提。待教授趕報告時,偶爾冒出一句另一面方向的思考,踏出警界前輩經驗上的窠臼,她總是對那些見解有某種靈光一現的啟發。
 
而後,當夜幕低垂,時針接近六,倘若教授還沒再次從研究中抬頭,她便自動自發前往校外附近的壽司店買回晚餐──鮭魚和松魚口味。
 
偶爾單程回途期間,內海會偏著頭思索,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走在一起的呢?漸進融入對方的生活是一件太自然的事,似乎也沒有什麼確切的時間點來說明進展。
 
什麼時候,開始習慣等上一杯咖啡,聽教授仔仔細細地講解案情,就連是自己不懂的高深原理,也學會純享受地沉溺在低沉語音。
 
 
 
 
「聽前輩說,教授你喝即溶咖啡已經很久了。」也不是想探究什麼,那只是不知不覺間會產生的日常閒聊。
 
「喔,之前草薙來的時候,的確是只有即溶咖啡和白開水可以選擇。」湯川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草薙似乎對白開水比較賞臉。
 
發覺杯子放得遠些,物理教授伸長了手,用右手食指鉤住了杯耳。
 
不知怎麼,那樣的情景讓熱血刑警突然忘卻自己接下來該續的詞。
 
 
 
 
略長的指一勾一帶,那一瞬間,熱血刑警彷彿產生了物件是英國風味的精緻高級瓷杯而非平價馬克杯的錯覺。
 
內海愣愣地見教授往裡頭添加即溶粉沖泡,而當物理教授發現身後沒有聲音時回身,順勢喝下了一口咖啡,這期間的熱血刑警就像是突然關掉了聲響,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她嚥下了唾沫,跟隨著湯川嚥下咖啡的舉動,發現自己的情況有愈來愈糟的趨勢。
 
自從兩人的手不自主交握後,每每對上物理教授的厚實大掌,她總有那麼一點不自在。包和住自己指掌的溫暖,經常翻閱書籍累積的薄繭,和略帶酥麻的觸感。
 





也許自己中了邪?!
 


 
 
以往看習慣的舉動在那之後,就多了一分難以言喻的觀感。
 
尤其剛進實驗室,尚未換上實驗衣,身著純黑西裝的物理教授會率先走近熱水瓶,習慣性地沖泡咖啡。然而泡好後卻不急著喝,而是先讓嗅覺品嘗咖啡特有的香氣。那樣慎重的神情,就彷彿他是坐在星巴克裡頭,品味一杯上等咖啡豆研磨而成的藍山一般。
 
明知對方是個對科學邏輯之外都不太感興趣的古怪人種,為什麼現在,她會覺得湯川教授光是站直了身子,嚥下一口即溶咖啡,就像站在宴會裡啜飲紅酒般的自然優雅。
 
收斂了目光,才發覺教授用一種沉靜而讀不出情緒的眼神注視著她。
 
 
 
 
 
 
彷彿時光都靜止了一樣。
 
 
 
 
 
而後,一步一步縮短距離,物理教授走近了實驗桌隨手放下咖啡,距熱血刑警不過幾吋──那樣的差距,近地讓熱血刑警僵直了身軀甚至微向後傾,都還能感受到身前純陽剛的男性熱度。
 
物理教授傾身,兩手撐在刑警左右。互相對視。
 
 
 
 
 
 
 
 
 
 
半晌,物理教授直起了身子退開幾步,右手持握新一份的研究報告。
 
「教…授………」內海略為結巴地叫喚對方,再度坐挺身子卻垂下了頭,眼角餘光還能撇見教授專注地翻閱論文。
 
她還以為……………
 
 
 
 
想偏了吧。
 
 
 
 
 
 
 
調整好情緒,熱血刑警再度抬首,卻發現教授不知何時已翻畢論文,順手擱置在實驗桌上。
 
而後,再度靠近。
 
熱血刑警半轉過身,想查看教授還有幾份文件需要過目,卻發現實驗桌上未留有任何資料。
 
一回首,放大版的俊臉已近在咫尺,就連對方輕微的吐納都彷彿撫過了臉龐。
 
 
 
 
 
 
 
貼近,湊上。
 
 


 
 
發生什麼事?
 






 
 
 
無論是身軀還是理智都僵硬得無法思考。那個吻,既輕,且緩。像在嘗試什麼,在等待什麼,在驗證什麼。一點一點的,就連唇舌間的私密,都被探索得清清楚楚。
 
熱血刑警不自主闔上了眼,無法察覺時間的流逝。
 
 
 



 
 
而當面前似乎略去壓迫時,輕緩睜目。
 
物理教授退了開來,用食指緩緩摩娑自己的下巴,一瞬不瞬地盯視著她,那樣的神情似乎是突然間懂了些什麼。
 
 


 
 




























內海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方才的情況,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然而,物理教授驀地大笑出聲,笑得就如同發現什麼能勾起自己興趣的事件那般的愉悅爽朗。
 
 

 
 
「湯川教授、」先是莫名其妙地吻她,又莫名其妙地大笑,到底是因為教授其實是怪人還是他根本就瘋了?
 





「內海,我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用手勢制止刑警打斷自己的話語,湯川習慣性地站到黑板面前拿起了粉筆,在黑板上寫下「hypothetic」一詞。





 




 
轉過身、
 
 
 



 
 
 
「我在想,妳剛剛看我的眼神,為什麼會讓我想吻妳?」
 
 
 
 

 
 
 
 
欸?!!!!!!!!!!!!!!!!!!
 
 
 

 
 
 
「撇除其他不合我個性的理由,那只剩下一種可能。」物理教授面向黑板,用粉筆將方才的詞順勢圈了起來。
 
再度面對刑警、
 
 
 

 
 
 
 
「因為我喜歡妳。」除此之外,別無可能。
 
 
 
 
 
聽著教授用彷彿驗證理論的語氣宣告,熱血刑警在瞬間,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表情去接話。
 
她以為教授這種以理優先、講求邏輯的怪人科學家一輩子都無法理解「喜歡」這個詞,更別提當面親口向她承認。
 
不是對他們之間的張力無感無覺,而是她以為他們這樣若有似無的情感浮動還會再持續很長很長一段時日。
 
當教授發現問題開始假設理論並立刻實行,直到確認無誤後才會正式告知實驗結果的這種破案方式她一直都很習慣,只是沒想到有一天理論的物件會轉為她自己。
 
這一次,她的確是徹徹底底見識到教授的行動力了。
 
 
 
 
 
 
 
熱血刑警站起身,緩緩走向直直注視自己的物理教授。
 
 
 
 
 
在他的面前停步,而後伸出手擁抱對方。察覺教授瞬間僵直了身軀時,不知怎麼,這項認知讓自己很愉悅。
 
原來,對方也不是如同表面般的冷靜淡定。
 


 
 
 
刑警將面容埋在教授懷裡,很低很輕的說、
 
 
 
 


 
 
 
「教授,下一次說『我喜歡你』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用『由此可知,這裡證明得出A』的上課語氣啊………」











END



老實說這篇寫的時候其實自己修了很久。其實一開始完全不是這個構想只是另一篇寫了一半後不合常理,所以又重開了一篇。


這篇一開始的走向完全不是這樣的,只是寫了一半被耽擱後,下一次再打開文件,就發現已經忘了那時候的靈感。


結果憑著感覺寫下去,事情就走向了不可預知的方向(掩面)....


每一篇寫完,我都要耗費很大的腦力思考,接下來該怎麼接...這是寫短篇的壞處嗎?!


希望這一篇讓親們很愉快,如果察覺教授走位的....對不起我盡力了(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