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8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伽利略同人】《三》執念





輕搖玻璃杯,泛白的冰塊在酒杯裡碰撞出清脆的聲響,對於隔壁好友的沉默,草薙向來是以不變應萬變。
 
他們見面的次數以一般大學同學而言頻率已然偏高,但卻很少像現在,兩個人並肩坐在酒吧,單純就只是週末出來喝一杯。
 
老實說,這樣的湯川真的很少見。
 
沒有什麼案件,也沒聽他在趕什麼專題,看著似乎陷入思考卻和平常在腦中研究理論時有那麼點不一樣,草薙突然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事能讓老同學這樣坐了大半夜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雖然幹警官這一行早有數年,但是要說到對湯川審問或是套話,一定都是他敗下風,索性還是等老同學自己開口比較實際。
 
一口一口的啜著波本,在漫長等待裡早已叫上四杯,頗有酒量的他都喝得差不多了,偏偏隔壁友人卻還是不發一語。
 
「湯川,你找我出來,就是在這裡沉思給我看?」喝掉第四杯波本,草薙的音量些微提高,大有物理教授再不解釋他就準備翻桌的氣勢。
 
果然是喝多了啊。
 
而,卻只見物理教授愣了一下,「啊、喔、嗯,草薙,我忘了你還坐在旁邊。」
 
聽聞這一句完全不覺得該有抱歉意味的語句,草薙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生氣還是該苦笑。
 
罷了罷了,同學一場,自己又不是不知道這傢伙的個性,一思考起事情就陷入渾然忘我的狀態,完全不會注意周遭的動靜。
 
「算了,你說,你要找我商量什麼事?」不想再等上另一個大半夜,草薙俊平相當英明地決定直截了當。
 
然後,就看著我們的大教授雙手相扣抵在下巴處,用一派正經正直的語氣詢問。
 
 
 
 
 
「草薙,內海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啊?」錯愕瞬間,他差點沒打翻酒杯。
 
 
 
 
這真真是出人意表的問題。
 
草薙在沉默中思前想後了許久,從大前天他找湯川時不小心將咖啡潑了一地到一個月前分屍案頭與屍體同時在相距幾千公里的地方被發現其間來回思索,到底是有多麼重大的情事需要湯川約他出來,斟酌半天才能開的口。
 
「你何不親自去問?」雖然私底下打聽也算是重視的表現,但就某一方面來講,這種行為就像變態。
 
「我問了,但是她沒說。」物理教授一臉的莫可奈何。
 
他和內海正式交往的風聲不知怎麼傳了出去,至少實驗室裡的研究生和栗林在第一時間就立刻向他七嘴八舌地傳授與對方要怎麼長久的手段,彷彿他的戀情成不成功和他們有很大的關係。
 
谷口和渡邊甚至信誓旦旦發誓,如果在重要節日和自己生日沒收到男友的禮物,就算沒有立時翻臉,也會獨自生悶氣。時間一久,就會成為抹殺感情的利器。
 
他是不明白送不送禮物到底有多麼大的差別,但是既然學生們在這方面都各有經驗,聽聽倒也無妨。然而,一般節日他還可以記著,生日這種比較私人的問題自然還是需要詢問當事人。
 
而身旁友人的表情,讓他深覺草薙比他還錯愕。
 
「怎麼會?」憑他在警界待的年頭所受的異性歡迎程度,怎麼想內海都不該會拒絕透露生日才對。「你怎麼問?」
 
「就用很平常的語氣問說,內海,你什麼時候會多一歲?」谷口還交代他不能問得太明顯太有意圖,要有種「若隱若現」的調情意味。
 
………………………………………………
 
 
很顯然得,這種事對物理教授來說,比向熱血刑警講解高分子物理還要困難一百倍。
 
看著一臉無奈的物理教授,草薙突然生出了笑意。湯川大概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為什麼女人的年齡和體重絕對不能過問。
 
從胸前口袋掏出便條紙,他用鋼筆在上頭寫了幾個數字遞給友人。
 
「為什麼你記得這麼清楚?」同樣是雙手相扣合抵下巴的沉思姿勢,語氣卻和先前完全兩樣。
 





「這不重要,」雖然物理知識比不上湯川淵博,在這種方面草薙可是駕輕就熟的四兩撥千斤。「準備好禮物比較實際。」日子可不多。
 
 
 
 
 
教授最近的表現很奇怪,不對,不只教授。整個研究室給她的感覺都很奇怪。
 
先不說之前來找教授時,栗林助教大呼小叫的舉止全數消失,就連所有教授的研究生看到她也比先前恭敬。倘若教授不在,他們還會主動泡咖啡請她喝。
 
總不會到現在,才突然知道要對她很客氣吧……
 
看著教授不過天方暗沉,就開始收拾資料,她一直覺得很有問題。先前都是她等教授做完研究,兩人一同步出實驗室;現在雖然也是兩人同行,但時間卻硬生生往前挪。當她抵達研究室門口,教授已經在收拾桌面準備和她一起外出吃飯。
 
說不上這樣的轉變是不是教授的體貼,但她卻頗不習慣。
 
一直都想問,這樣研究做得完嗎?
 
 
 
 
抱著這樣的懷疑過了幾天,她竟然開始想念賴在實驗室裡,看教授低頭批閱學生論文的時光。
 
那時候,研究生和助教都回去了,實驗室裡只剩他們兩個,單獨一起。
 
問了幾個案件上的迷思後,她會靜靜坐在實驗桌旁,就只是托著腮凝視教授,讓教授做最後的整理,尤其是處理因為幫她查案而延後的進度。通常那一段時間並不會太長,有時候她反而認為這樣寧靜的時光還不夠。
 
喜好作息互動在無意識間融入了骨血,原來喜歡會伴隨著習慣變成一種執念,除了對方以外都無法入心的一種執念。彷彿時間的流動都靜止而沉澱,在停滯瞬間,突然有一種只要能看著對方就能持續到天荒地老的感動。
 
尤其是明確得知了自己與對方同步的感情動向,有些浮躁的情緒都會因為確定而不再徬徨。
 
然而,當她將這一些思緒理清以後,卻失了機會將疑問問出口。原來那幾日的提早都是特別的,而她卻太遲鈍以至於無法察覺。
 
那一天,教授一臉沉默地將包裝盒放在她眼前,低聲道了句生日快樂,她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當時教授奇怪問句的意義。
 
後來,當前輩在隔日隨口問起了教授,她才終於將一切都搭上了線。
 
她沒有告訴前輩,教授到底送了她什麼。她只說,禮物暫時寄放在教授那裡。
 
 
 
 
那一天的夕陽透窗而過,儲藏櫃上的熱水器旁靠著黑色的馬克杯,而馬克杯旁則是手工拉坏而成的陶杯,杯上刻著蒼勁有力的「內海」,尤其筆跡相當熟悉。
 
那一天以後,教授回復了以往的習慣。而她並沒有告訴教授,其實,能陪物理教授在實驗室做他的研究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至於那個陶杯,也許有一天熱血刑警自己會發現,唯一的「薰」字刻在了杯底。
 
END
 
題外話
 
 
草薙:「湯川,是說用陶杯喝咖啡感覺很奇怪?」要宣示主權也不是這種方法。
 
湯川:「..........馬克杯印名字比較沒有誠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