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8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伽利略同人】《五》執髮



哈、鞦。
 
 




「很冷嗎?」正用雙手擦拭頭髮的物理教授停下了動作,回過身看了內海一眼,而後動手泡起咖啡遞至刑警面前。







 
「嗯,有點。」吸了吸鼻子,內海打了個哆嗦。
 
方才突如其來的大雨將毫無防備的他們淋得一身濕,躲進了研究室後,教授遞給她一條淺綠毛巾要她擦拭,自己拿起淺藍毛巾在髮間摩娑。
 
幾滴水珠濺濕在白皙頸肩,內海不自主打了個寒顫,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西裝外套,往衣裡縮。
 
教授的西裝相當精緻,即便外層沾染了雨珠,裡層卻仍是保暖而溫潤。稍稍將髮上的水珠拭去,刑警的心思轉回了今日調查的進度。
 
「教授,所以說松下先生是清白的吧。意外發生的時候,他有非常明確的不在場、哈、鞦!」一句評定尚未說罷,又被連番而來噴嚏打斷。
 
「我說妳啊,為什麼不先把頭髮擦乾再繼續?」物理學者嘆了一口氣,走到刑警身後拿起了淺綠毛巾,仔仔細細地緩慢擦拭刑警一頭含水的髮絲。
 
「喔,我想先把案件搞定嘛。」那一句不重不輕的嘆息比責罵還要更令人愧疚,內海乖乖坐著不動,讓教授修長的指尖在髮際穿梭。
 
「教授,可是除去松下先生之外就沒有嫌疑犯了。所以這應該是一起意外嗎?但是意外發生的時間點又太過巧合,正好是公司發生財務糾葛,而且如果是兇殺案,兇器又去哪裡了呢?」沉默不過幾分,熱血刑警沉不住氣地開口詢問。這個案件她已經追查了一個禮拜,案情一直沒有進展,總像是少了最後的關鍵似的。
 
「教授,教授。」一連提出了幾個問題,物理教授卻聽若未聞,彷彿此時除了幫她擦乾髮絲以外都不重要。
 
每一次教授也都是理論胸有成竹之後才會透露的,但她卻還是忍不住想知道這件案情背後的內幕。
 
「好了,現在過來這裡坐。」只見湯川拿出吹風機,示意刑警將椅子一同搬過來。
 
「欸?」
 
其實物理教授也頗不能理解,擦完頭髮之後不就是要吹嗎?刑警的驚愕真是一點邏輯也沒有。
 
招了招手讓內海過來坐定,他打開開關,溫熱的旋流在刑警耳際迴繞,一頭青絲翻飛成舞。
 




吹風機運轉的聲響太大,內海總算不再開口。其實平常在家打理自己的長髮,她只是隨意擦拭,有時天氣較熱,她就索性連髮也不吹了。留長髮,就是照理的時間過長而麻煩。
 




所以當教授花費比她自己都還要長兩倍的時間仔細擦拭吹拂一頭髮絲時,她才會瞬時呆愣。
 
溫熱的長指在頂上輕緩按摩,順著髮絲一縷一縷吹拂,憑著知覺就能感受上頭的大掌有多麼細心。
 
俄而,「可以了。」關掉吹風機,物理教授以指順過刑警的髮絲,確認已完全乾了。
 
「嗯,」正要起身的刑警頸肩突然一涼,正要道謝的語句一下忘了出口。
 
她半仰起頭向上看去,才發現是水珠滴上了頸肩。物理教授的髮尾還懸掛了幾滴晶瑩。
 
「教授,你的頭髮為什麼也不擦乾?」熱血刑警說做就做,立即起身繞至物理教授身後,將教授按下了座,拿起淺藍毛巾想擦乾尚在淌水的髮絲。
 
這時後,內海才看清湯川背後早已濕了泰半,襯衫緊黏在皮膚上,耳後髮絲垂掛的水珠正順著領口沒入頸背。
 
一邊擦著髮,刑警暗自計算方才教授身著染水的襯衫至少十來分鐘,卻沒見他有發寒的跡象,甚至能泰然自若的幫她吹頭髮。如果她沒記錯,湯川教授是很怕冷才對啊,可是剛剛的景象理所當然到似乎記憶中縮在暖桌發抖的教授都只是錯覺而已。
 
沒有表現而出的,並不表示不存在。仔細回想,剛才那陣大雨教授的西裝大半裹在她身上,自己卻無遮無掩僅只拉著她奔回實驗室,甚至獨獨關心她冷不冷,就連咖啡也單泡了她的便逕自幫她吹起頭髮。
 
內海放下了毛巾,拿起一旁的吹風機打開開關。
 
幫喜歡的人擦拭吹拂頭髮這麼簡單的舉動,卻是投注情感的另一種方式。用時間去折合情感,仔細順過髮絲的適中力道,和一絲一縷的傾其注意。剛才教授,也是用這樣的心情在幫她吹頭髮的嗎?
 
 
 
所以,到底是誰說物理教授不懂情趣,這個將她看得比自己還重的心意就遠比那些以追求為名的花招更讓她情動莫名。
 
內海在過去也交過幾個男朋友,但其中卻沒有一個比得上教授的穩重自若。這些交往的片段裡,總會出現幾場讓她感動的浪漫。然而,和教授在一起之後,與其說教授不懂浪漫,不如說他只是注重實際而已。
 
 
 
 
 
從往至今所有理所當然的舉動,一點一點在心底匯聚成河,一點一點轉化為喜歡向上累積。是不是,她比她自己所以為的,還要更喜歡教授?
 
比喜歡還要更喜歡的那一種情動,前年聖誕那種終於被自己正視的喜歡無限放大,她突然有種預感,這個坐在椅上卻幾乎能和她平行對視的物理教授,早已在她的人生占有太大的分量。
 
如果可以,他們能不能夠一直在一起,一路走下去。
 
 
 
 
順過了髮絲,察覺已完全乾燥,內海關掉吹風機放置一旁,看見教授半乾的襯衫,突然心念一動。
 
她伸出手由後方環住教授的頸項,將臉頰輕貼在教授頰旁,感受兩個人肌膚相貼的溫熱感觸。
 
她有沒有親口對教授說過,其實她很喜歡很喜歡教授,比喜歡還要更喜歡的那一種喜歡。
 
 
 
 
 
 
 
環抱的舉動似乎維持了一段時間,只有兩個人相處的氛圍讓時光流逝的速度緩慢而黏滯。這一段交往的日子裡,其實很常出現這樣的景象,然而總覺得就是不夠。即使環抱教授很多次,卻還是想一直像現在這樣抱下去。
 
 
 
 
 
 
只見物理教授似乎動了一下,然後、
 
 
 
「內海,妳剛說那個松下,其實那並不是、」
 
 
 
 
好吧,她收回前言,教授的確是不懂情趣。
 
為了避免湯川繼續破壞氣氛,她雙手捧住教授的臉頰側轉,以唇貼上。而後,默許只愣一瞬的男人拿回了主控權。
 
輕吻被延長加深,比先前的幾個吻都還要更熱烈,被需索得更徹底。等內海回神之際,自己早已被抱坐到教授腿上,扣住了下顎。
 
物理教授用拇指緩慢摩娑過她的唇,用一種太過深邃的眼神注視著她。
 
 
 
 
 
 
 
「內海,我幫妳找了個新的暖爐,相信妳會滿意。」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