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東風

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1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端番外】如初



談無慾搬進B棟212號房時,整棟樓層靜寂的可怕。
 
似乎二樓只有他一棟住戶,每每回房,門外從未響起其他的腳步聲。
 
其實那也無妨,他向來性喜清冷,這樣的空間反倒對了脾胃。
 
單人套房,也總不會自己對著空曠說話。儘管他不喜嘈雜,然而住了幾天,卻倒也有些孤獨。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腦海裡忽然浮現了一句話,談無慾搖頭笑了笑,默然將三天份的髒衣服倒入洗衣機,投下兩枚十元硬幣。
 
二樓的洗衣間,只有一台機器正在運轉,轟隆聲響迴盪在不大的房裡。
 
這樣無人聲的日子,過幾天也就習慣了。
 
轉眼間學期過了大半,時序接近秋初。晚間十點,他走出房門,想倒些熱水沖泡牛奶,忽而聽見走道最末端響起電子音。
 
滴、滴、滴。
 
那是門未關完全的警告。
 
220的房門緩緩而開,身著紫白素衣的房客抱著洗衣籃,有些吃力地轉身拉回房門。
 
談無慾站在由走道正中沿伸而出的支道,向右望去。
 
那名氣質爾雅的男子明顯正準備到洗衣間去,經過談無慾時,也是一愣。
 
兩個人點點頭示意,談無慾轉身回房,男子則繼續前進。
 
談無慾不確定對方什麼時候搬進來的,顯然對方也是抱持同樣的疑問。
 
也許,他們的一切作息都正好錯開來。
 
這個插曲並沒有在他心裡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他的認知也僅在於220裡有位房客。
 
前幾天,他走進電梯按了2F,緊跟在後的人卻沒有其他舉動,他這時才發現原來對方曾與他有一面之緣。
 
如果不是電梯樓層,其實他根本不記得那名房客長什麼樣。
 
而後他有了自覺,門外偶爾響起腳步聲,偶爾在洗衣間碰頭,偶爾共乘電梯,他們會互相點頭打聲招呼。
 
不知姓名,也不知身分。只是兩個住在隔了幾間房的鄰居。
 
談無慾的房裡偶爾會有些同學來參訪,但大部分總是自己一個人。
 
雖然自己不會在空房裡開口,但起碼他知道這層樓還有另一個人,自然偶爾的孤寂也就少了。
 
明明是互不相識,也會有莫名的安心。
 
人果然還是群居的動物。
 
系上的教授其實算是嚴苛,幾乎一周就有一兩科的期中,在忙著準備課業的同時,時序已接近冬季。
 
談無慾目前單身,也沒有心思記憶什麼節日。只是當附近的商家都開始播起聖誕歌曲,再遲鈍也有所感。
 
聖誕節啊,如果沒考試,也只是宅在宿舍。那幾天餐廳都特別貴,再推出什麼套餐。實際一點,還是窩在宿舍啃泡麵吧。
 
三兩下打定主意,聖誕夜的前幾天,他特地到附近的seven買了幾天乾糧備用。
 
抱著四五種口味的泡麵進電梯,正巧又碰見了他的鄰居。
 
「嗨。」互相打了招呼就沒下文。
 
兩個人沉默地一起走出電梯,彎進走道,談無慾的房間就到了。
 
「再見。」再次禮貌招呼,談無慾走進自己的房。
 
這就是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其實隔壁再隔壁住了誰不重要,只要知道住了人就好。
 
而後,聖誕夜那晚,他收到了幾張賀卡,和一顆金莎。
 
那顆金莎,是他的鄰居送的。大概是發到最後一顆,碰巧遇見他就送出去了。
 
那天晚上,他吃著泡麵,開啟電腦觀看影片,臨睡前,吞掉了金莎。
 
據說,過兩天還要期中考。明天要早起繼續K書。
 
 
 
結果最後,到了學期末,他還是不知道他的鄰居叫什麼名。
 
他們的人生,似乎也沒有其他的交集。
 
無所謂,學校很大,日子還長。
 
 
他走進餐廳。
 
八年後再回來,總會有些人事已非的感慨。然而,這樣消沉的情感並不會停留太久,不如還是想想待會會面要說什麼比較實際。
 
畢業後,輾轉換了幾個工作,而後被找進「雲渡」做事,他的學習速度飛快,轉眼就直升菁英層。
 
「雲渡」在各地皆有分部,由各分部每三年作一次評估,各可推薦一名成員進總部,當然也可能從缺。
 
在各分部接任務,總會聽聞曼哈頓分部的慕少艾、北京分部的燕歸人、巴黎分部的羽人、和其他各有所長的成員。
 
其中,最受矚目的,是代號日的素還真和代號月的談無慾。
 
今日他們一同榮升進總部做事,一頁書交代他們要好好互相打聲招呼,於是安排了這場飯局。
 
「久等了。我是素還真。」溫潤嗓音帶有幾分書卷,是種能放下戒備的溫和。
 
「談無慾。」他報出名字,而後伸出手與對方相握。
 
兩人各自點了餐,開始互相自我介紹。
 
「我曾經是這裡的學生,這次難得回來母校看看。」素還真拿過紙巾,仔仔細細得擦著餐具。
 
「喔,我也是。總覺得雖然不是很傷感,但總有些惆悵。」
 
「就像陪著幾年的玩具壞了,丟掉也不覺得可惜。但看到另一個新的時,會想我也曾擁有過這個玩具,再次懷念過去。」
 
能一語道破他心境的人實在不多,談無慾看著對方,第一次認認真真地將人看進心底。
 
「但過不久,仍舊會忘記。直到下一次看見同樣的新玩具,才會再度拾起回憶。」談無慾接口,知道對方明白他想表達的是什麼。
 
「所以傷春懷秋不太適合現代人啊。」下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素還真抬起頭,看進對方眼底。
 
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人。
 
一樣的思考模式,相同的領悟程度,省略下文對方卻能明白的表達方式。
 
對面的人,以後就是搭檔了。
 
相視一笑,再次同時伸出手。
 
「請多指教。」談無慾。
 
「請多指教。」素還真。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