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東風

關於部落格
如果可以,希望把不夠圓滿的故事都能腦補完成!
  • 371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貝多芬病毒》劇評-角色分析



這是本劇的靈魂人物,世界知名指揮家──姜建宇,其他人稱姜mae (maestro)。
姜建宇是一個講話直率到接近狠毒的完美主義者,他能看穿你所有隱藏的、不願承認不敢承認的藉口,並用最嚴厲的話語切開,一刀劈入,讓你瞬間體無完膚。這樣一個「自私」、冷酷、只重視古典音樂和愛犬「多芬」的苛薄指揮家,並認為實力就是一切、沒有實力便枉然的角色,卻被金明民詮釋得活靈活現,一出場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像是全世界的燈光都打在他身上,魅力暴增。
 
才氣綜衡的苛薄指揮是一個變臉速度超絕、遇見大場面時白色謊言能說得面不改色的理直氣壯,但私底下卻對所有人和自己都很苛刻的角色。

為了哄縷美說出真相,而放柔語調。
利用身體接觸的溫暖卸下心防。

得到答案後變臉。
然而畫面一轉,當他發現愛犬多芬誤食安眠藥而可能死去時,就立刻真情流露。
回想起當年,他是怎樣推拒一份感情,才能換來現在屹立不搖的音樂地位。

為了自己而捨棄的東西,往往使我肝腸寸斷。

現在的他已然成熟,所有所有會在意的東西都隱藏在表面之下,然而多芬卻是他當年──還不夠成熟的當年而過分高估自己所能承受的界線──掩蓋在傷口上的慰藉,也是自己為了目標而捨棄所有事物的一種代償。
 
不過,正因為捨棄所有而對古典音樂的高度堅持,因此身為指揮的自尊也是絕對無法忍受任人踐踏。
 
當發現小建宇(天才小號手,與大姜同名)憑著絕對的音感與節拍私下對團員進行指揮與調整時,他要求縷美(本劇女主角,雖然戲分後來少於小建宇)在他與小建宇中做選擇(當然是留下來當指揮)。
 
然而,縷美考量到團員們的默契與和諧,選擇了小建宇。
 
這個舉動必然傷他很深,因為他向來對自己的指揮相當自負,只有他選擇別人,沒有別人選擇他的餘地。

無法置信的指揮。

後來,為了和縷美賭氣,也讓大家見識他真正指揮的功力,他溫和地對著團員指導,領導大家奏出高水準的曲子。
並故意讓所有人知道,失去了他,小健宇絕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等著讓縷美道歉的指揮。
卻發現縷美早已買好機票後勃然大怒。

拉不下臉面於是準備離開的苛薄指揮在得知宿敵鄭明煥要來接自己的位子時,也許是不服輸的心態被激起,他決定留下,並開始認真而嚴苛的操練起每個水準不夠的成員。
 
他將所有團員帶到頂樓,說:「這裡是懸崖邊,想逃走的,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我不會挽留。」
話鋒一轉,卻說:「頂樓的門鎖住了,鑰匙在我這裡,離開這裡的唯一方法就是從頂樓跳下去。
 
啊,大家都不動,表示你們果然很有決心。」

這一幕讓我一直大笑,大指揮以強迫中獎的方式讓所有的人都不得背棄這個團隊。
然而,由於小建宇的從中潤滑,因此他似乎也開始漸漸認同這支雜牌軍。

責備的話語被小建宇轉成鼓勵的話。
發覺成果能夠接受時的稱讚。
其實我很喜歡這一幕。真的認為做得不錯時,苛薄指揮也會給出真心的稱讚,雖然看起來好像有點彆扭的樣子。

甚至在發現小建宇有音樂天分時,假裝胳膊受傷,拐彎抹角地讓他試試。
而在市長前來質詢他的團員不夠格的時候,挺身而出的護衛。
其實,這裡可以看出苛薄指揮是一個很護短的人。當他將你視為自己人,將你圈在他的保護圈之下,那麼他就會誓死維護你,所以他願意為縷美擔下三億元的債務和團員的工資,甚至賭上音樂指揮生涯也無所謂。

這樣的熱誠感動了所有的團員,當縷美問他是不是對團員有些改觀時,他反問縷美:
 
「我是一名指揮不是嗎?指揮、團長、團員是一心同體的。」語氣天經地義。
 
不過事情當然不會那麼順利。當得知小建宇不能如期演出時,縷美沮喪地表示,如果演出失敗的話,她會幫市長做足部按摩。
 
然而苛薄指揮卻挺起他的肩膀,一臉鎮靜。
 
「演出也許會中斷,但絕不會砸鍋。絕對不可能有這種事,因為我是指揮。」

還用他的方式鼓勵縷美。

由這裡開始,苛薄指揮的光彩逐漸耀眼奪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